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西去列车的窗口》(贺敬之)  

2006-12-13 12:17:55|  分类: 推荐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去列车的窗口》

    (贺敬之)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

     在西去列车的窗口……

 

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

是高原上月上中天的时候。

 

一站站灯火扑来,像流荧飞走,

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

 

此刻,满车歌声已经停歇,

婴儿在母亲怀中已经睡熟。

 

在这样的路上,这样的时候,

在这一节车厢,这一个窗口—

 

你可曾看见:那些年轻人闪亮的眼睛

在遥望六盘山高耸的峰头?

 

你可曾想见:那些年轻人火热的胸口

在渴望人生路上第一个战斗?

 

你可曾听到呵,在车厢里:

仿佛响起井冈山拂晓攻击的怒吼?

 

你可曾望到呵,灯光下:

好像举起南泥湾披荆斩棘的镢头?

 

呵,大西北这个平静的夏夜,

呵,西去列车这不平静的窗口!

 

一群年轻人的肩紧靠着一个壮年人的肩,

看多少双手久久拉着这双手……

 

他们呵,打从哪里来?又往哪里走?

他们属于哪个家庭?是什么样的亲友?

 

他呵,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

三五九旅的老战士、南泥湾的突击手。

 

他们,上海青年参加边疆建设的大队—

军垦农场即将报到的新战友。

 

几天前,第一次相见—

是在霓虹灯下,那红旗飘扬的街头。

 

几天后,并肩拉手—

在西去列车上,这不平静的窗口。

 

从第一天,老战士看到你们呵—

那些激动的面孔、那些高举的拳头……

 

从第一天,年轻人看到你呵—

旧军帽下根根白发、臂膀上道道伤口……

 

呵,大渡河的流水呵,流进了扬子江口,

沸腾的热血呵,汇流在几代人心头!

 

你讲的第一个故事:“当我参加红军那天”;

你们的第一张决心书:“当祖国需要的时候……”

 

“呵,指导员牺牲前告诉我:

‘想到呵—十年后……百年后……’”

 

“呵,我们对母亲说:

‘我们—永远、永远跟党走!……’”

 

第一声汽笛响了。告别欢送的人流。

收回挥动的手臂呵,紧攀住老战士的肩头。

 

第一个旅途之夜。你把铺位安排就。

悄悄打开针线包呵,给“新兵们”缝缀衣扣……

 

呵!是这样的家庭呵,这样的骨肉!

是这样的老战士呵,这样的新战友!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一路上,扬旗起落—

苏州……郑州……兰州……

 

一路上,倾心交谈—

人生……革命……战斗……

 

而现在,是出发的第几个夜晚了呢?

今天的谈话又是这样久、这样久……

 

看飞奔的列车,已驶过古长城的垛口,

窗外明月,照耀着积雪的祁连山头……

 

但是,“接着讲吧,接着讲吧!

那杆血染的红旗以后怎么样呵,以后?……

 

“说下去吧,说下去吧!

那把汗浸的镢头开呵、开到什么时候?……

 

“以后,以后……那红旗呵—

红旗插上了天安门的城楼……

 

“以后,以后……那南泥湾的镢头呵—

开出今天沙漠上第一块绿洲……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现在,红旗和镢头,已传到你们的手。

现在,荒原上的新战役,正把你们等候!”

 

看,老战士从座位上站起—

月光和灯光,照亮他展开的眉头……

 

看,青年们一齐拥向床前—

头一阵大漠的风尘,翻卷起他们新装的衣袖!

 

……但是现在,已经到必须休息的时候,

老战士命令:“各小队保证,一定睡够!”

 

立即,车厢里平静下来……

窗帘拉紧。灯光减弱。人声顿收……

 

但是,年轻人的心呵,怎么能够平静?

—在这样的路上,在这样的时候!

 

是的,怎么能够平静呵,在老战士的心头?

—是这样的列车,是这样的窗口!

 

看那是谁?猛然翻身把日记本打开,

在暗中,大字默写:“开始了—战斗!”

 

那又是谁呵?刚一入梦就连声高呼:

“我来了!我来了!—决不退后!……

 

呵,老战士轻轻地走过每个铺位,

到头又回转身来,静静地站立在门后。

 

面对着眼前的这一切情景,

他,看了很久,听了很久,想了很久……

 

呵,胸中的江涛海浪!……

呵,满天的云月星斗!……

 

—该怎样做这次行军的总结呢?

怎样向党委汇报这一切感受?

 

该怎样估量这支年轻的梯队呵?

怎样预计这开始了的又一次伟大战斗?

 

……戈壁荒原上,你漫天的飞沙走石呵,

……革命道路上,你阵阵的雷鸣风吼!

 

乌云,在我们眼前……

阴风,在我们背后……

 

江山呵,在我们的肩!

红旗呵,在我们的手!

 

呵,眼前的这一切一切呵,

让我们说:胜利呵—我们能够!

 

…………

…………

 

呵!我亲爱的老同志!

我亲爱的新战友!

 

现在,允许我走上前来吧,

再一次、再一次拉紧你们的手!

 

西去列车这几个不能成眠的夜晚呵,

我已经听了很久,看了很久,想了很久……

 

我不能、不能抑制我眼中的热泪呵,

我怎能、怎能平息我激跳的心头?!

 

我们有这样的老战士呵,

是的,我们—能够!

 

我们有这样的新战友呵,

是的,我们—能够!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万里江山呵!……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滚滚洪流!……

 

现在,让我们把窗帘打开吧,

看车窗外,已是朝霞满天的时候!

 

来,让我们高声歌唱呵—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新疆阿克苏。

《西去列车的窗口》(贺敬之)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西去列车驶过嘉峪关古长城的垛口)  

  评论这张
 
阅读(9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