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我是《铁色高原》大塌方那个营的人(续)【上海.刘德志】  

2007-08-16 07:26:15|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道兵不了情】 

      

         我是《铁色高原》

  大塌方那个营的人(续)

(上海.刘德志口述;西安.王山川整理)

  前几天,接到老连队山东71年沂源田老兵和青岛孙明月电话告知:被隧道碎石活埋的青岛兵名字叫罗盛云,他后来旧伤复发,血液感染成败血症,于74-75年间在部队中去世,是21团中71年山东兵第一个殉国的人,已永别大家30多年了!

  徐州.张宏玮(原铁五师医院一位曾经护理过罗胜云的护士留言) :

  71年青岛兵名字好像应为“罗圣云”,他是71年在沂源应征入伍的。1975年由于在连队推小车拐弯时,车把撞到腹部,导致肠坏死、膈疝,后来切除了坏死的肠子,严重的营养不良,刀口延期迟迟没有愈合,最后绿脓杆菌感染,造成败血症,当时在我科里住院治疗,虽经全科医护人员全力以赴治疗,终不见好转,后我们将他转送到巴轮台的解放军14野战医院。当时在我院住院时,大家对他印象很深,他非常乐观和坚强。后来,我和另外一个战友因有病也到了14医院住院,在那里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他告诉我非常想回青岛看看,可能当时他也感到自己病情的严重,有可能回不去了,我们昧心的鼓励他会好的,当时他的回应是淡淡的一笑,现在我想起来还非常伤心,他这一笑,包含了一个即将要死去人的心底反应。75年底去世的。我们护理过他的战友都非常怀念他。

  洛阳.铁啊攀:

  <铁五师烈士名录> 罗胜云 25岁 山东青岛 1975年3月牺牲 21团4营6连战士  牺牲原因——病故 向烈士敬礼!

  徐州.张宏玮:

  小平你好:这是我的留言,当我看到写的青岛兵时,脑子里马上想到肯定是说得罗圣云,对他印象太深了。刚看了你写的他在75年3月去世,可能我记错了,不过我总记得他病了很长时间,年代已久,记不清楚了。

  西安 ."真老铁糊涂蛋"(王山川):

  用电话口授的上海刘裁缝和手写整理的西安王老兵(真老铁糊涂蛋)接受老铁战友老登(登陆铁道兵)的建议,今天就把此文发完给一个结束。为达成此事,今不以文章形式写,只把回忆到的30多年前支离的章节的事,如实罗列出来:

   关于“大塌方”的那座山:大家若看贴吧第页(成昆线)那大塌方隧道最详细地址:米易县城以南有两个镇,北边的,南边的“垭口”,这两个镇间只有两个大山头,每个山头下有一条大隧道,南边靠近垭口的那个山(江西山),是铁道兵第五师的20多名铁道兵们碧血千秋之地。

   烈士群坟就在此山的山顶上,隧道在其下面,从隧道口沿盘山土路向上走约2公里就到山顶,离山顶土路20米处就是壮士长眠之地。快40年了,现在情况不详。当时已有约5米高的纪念碑一个。

  把山的位置和烈士长眠之地详述,是为了给前去的人提供方便,想必今后若干年去的人可能不少,那一带不仅是传统教育最好的地方,而且山河险峻秀美,非一般旅游胜地能与之比美。

  1、我刘裁缝69年初到营部任通讯员时,与《铁色高原》不同处是,那个营通讯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通讯班(不到十个人),三个人日夜专守接电话,另外几人随事办事。

  2、69年时的营长姓张,四川籍大个子,待人很好,没有怪脾气,(据老兵私下告诉我,张营长是“解放过来的人”,但我现在向战友们说明,我不敢肯定他是“那边”过来的人。)

  3、我记不清教导员姓名了,只记得有个姓王的副营长,此人应该是个好人,但脾气大。

  4、那个营共5个连队,16、17、18是普通的劈山凿隧道施工连,第19连是以架桥为主,第20连是半机械连。

  5、我所在的16连在“江西山”隧道口这一头施工,那个牺牲惨重的18连在大山另一头施工,翻过山头要几公里,距离不算近,山那边详情我不太清楚,但是工作情况与16连基本一致。那年月老铁们不仅艰苦卓绝,玩命大拼博,还多是自觉玩命干,我遇到的此类事多了,篇幅有限,简说两件吧:

 (1)在四川的隧道里,有一次往翻斗车装炸下来的特大石块,千斤以上巨石形状不规则,手抬把抓极易脱手,八九个人挣命抬起够不上车箱底板高度,一强壮老兵钻入之下,以背顶石终于上车,我终身不忘那一幕,万一有人失手滑落,那个老兵顷刻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怕 “肉饼”,这就是“铁道兵”,不服气铁道兵的“贤君们”,敢来试试人变成肉饼的滋味吗?

 (2)在新疆吐鲁番上头的“大河沿”一带,是巨风风口,把火车汽车都吹翻过,那个大戈壁滩,夏天50多度,冬天零下2、30度,温差70-80度,铁五师我连和几个分队驻在那儿施工,开始一律帐篷,奇冷暴热,官兵一致“冻肉、烤肉,”全连通“吃”。真是“妙”不可言的“好”滋味呀!

   夏天抬沥青枕木,两人一根,一溜风跑,为什么?烫呀,一天下来连队有几十人全成2皮脸了,左边正常脸,右脸烫烤的发黑发焦大褪皮。

   除了两万五千里老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苦难之外,什么人间苦难,老铁们没有经历过?

   执笔的("真老铁糊涂蛋")当兵最初两年半是在铁11师的襄渝线地质最险恶的中段,陕南安康一带,短短3年间55团牺牲50多人,轻、重伤,残废,病重,病危人数达数百人,铁11师全师伤亡残废,病故千把两千人。襄渝线是10个铁道兵师和几十万人的民兵师加西安学生连若干,伤亡又该是多少?真是触目惊心呀!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还不十分富足强大,人民生活相对清苦,但七亿军民享受着自由和平的明媚阳光,与此同时,人民铁道兵为国家民族大义,拼博奋战在万里起伏的山河,尸山血河仅我铁军所独有,无与伦比的光荣,属于伟大的铁道兵!

  我们已久远的铁道兵,所有的师团个个不含糊,顶天立地,都有浓烈悲壮苍凉史诗般色彩,士兵们以其惨烈的付出,赢得全国全军首肯:

  一个真正伟大的兵种,永远不屑于在全军中扮演次要的角色,甚至不屑于扮演头等的角色,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30多年间,群山开炸,大河献桥,铁道兵纵横天下长戈所向,战略铁路留中国,江山永固挚天大柱。全兵种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缅怀苍凉铁军时,大国有哀——长歌当哭,短笛悠扬,短笛悠扬………

 铁道兵——万岁!

 

 署名:上海刘裁缝----刘德志

 (代发):西安真老铁----王山川 

 

注:文章由"老铁老刘"——刘德志口述,"真老铁糊涂蛋"——王山川代发。

刘德志最近接到孙明月的电话,得知罗胜云牺牲的消息。

下面的照片是他们三人75年参加师运动会的合影。

 

照片左:青岛21团孙明月 中:上海21团刘德志 右:西安22团王山川

任小平资料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