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2007-08-17 05:42:12|  分类: 我们青春年少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

         的一次购药经历

贾树蓉【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重庆】

   随着彩铃声响起,手机屏幕上又出现了熟悉的号码×××××512918,这是一个不需记忆的号码。第一次被主人告知时就阐述了它的含义:“我要二两酒吧”,一看就知道持有号码者是个酒虫,因此就再也没有忘记过。

  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安徽腔,是“开心果”(06年郴州聚会时洪华阿姨送给李同国助理的称谓)告诉我网上有一个咱们铁五师的小家,是吗?!我一定上去看看!自己还没来得及光顾就将网址输入手机,好几个群发,把大家在心底寻觅了多年的“住址”,传递到希望回家看看的战友们手中。

 下午空闲下来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小家的大门,哇!好精彩、好热闹!伴随着“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的旋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条条欢迎新加入者的致辞,一段段发自肺腑的回忆,把我带回了三十多年前铁五师先遣进疆的行列……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西去列车驶过嘉峪关古长城的垛口

  我从大连上学回米易不到一年,7659部队奉命挥师大西北修建南疆铁路,我和李黎还有特务的段海燕、曾继军、刘建华有幸成为五师先遣进疆队伍中仅有的五名女兵。从成都出发七天的铁路大迁徙,在河西走廊就晃悠了三天,窗外渺无人烟一片荒寂。列车一停靠哈密站,凛冽的寒风夹杂着一股浓烈的羊膻味扑面而来,提示我们已到了春风吹不到的新疆境内。

  进驻阿拉沟后我们五个女兵属于特殊照顾对象,被安排在东风厂女职工宿舍楼,记得是二楼右手顶头的一间(海燕没错吧?),简单安排好自己的小窝后,我们就各自忙各自的,相互只能在晚上见上一面,但常常也是锣齐鼓不齐。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阿拉沟东风厂宿舍楼(2007.5.19)

  我和李黎负责师机关三大部和特务连先遣人员的防预及健康保健,这是临行前师卫生科长当面交给的任务。因为我上了几天学,所以把本应由所里男同志承担的先遣任务全权交付给了我们,当时还不盛行“心理压力”这个词,只是感到挺光荣,担子挺重。我和李黎每天的任务是:先恭拜各位首长――张锦如、刘希明(他们被前苏联广播电台报道为一支神秘进疆部队的首长)之后,再背着药箱巡视。每周有两个下午我们要肩背喷雾器走遍师机关的每一角落,为保障机关和直属队干战们的身体健康,预防地区疫源性疾病的传播,避免部队的非战斗减员,我们努力的工作着。不到两个月我们从米易带来的药品眼看告罄,补齐药品的任务当然只有自己完成啰。

  我在卫生科办好了去新疆军区购药的手续,和李黎乘车去了乌鲁木齐。进疆后第一次外出,又是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一路兴奋不已,到了之后便“下榻”在新疆军区“八一”招待所。那个年代出门在外晚上能有个栖息之地就算不错的了,打开房门双眼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即将就寝的地方:两张条桌并排放在屋子的当中,两张单人床靠墙放着,白色的床单、被套被浆洗的早已失去本色,泛黄的墙上到处是色调不一的斑点,乌黑的、暗红的、有的形似礼花样的炸开,中心部分能模糊的看到干瘪的尸体,蚊虫?草爬子……?一天的乘车颠簸再加上人地生疏,我和李黎在太阳落山不久就各就各位了,不要以为我们恋床,“口外”的这个时候相当于内地的23:00点多了。

  一阵全身的瘙痒挠醒了自己,听见对面床上李黎也来回的翻动着。什么东西呀?身上怎么这么痒痒?蚊子?怎么没有蚊鸣声?跳蚤?大冬天的会有跳蚤?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我下床摸到门边打开了室内的白炽灯,“哎呀!李黎快看!”我大叫起来,床的侧墙上爬满了陕北小扁豆大小、躯体扁圆呈暗褐色的爬行动物,灯亮的那一刻,只见这些可恶的东西迅速分头的驱散开来,有的已是躯体浑圆,它们的爬行速度明显低于同伴(写到这儿我浑身的立毛肌又收缩了,全身布满了鸡皮疙瘩,觉得哪哪都开始痒了)。臭虫!是臭虫!这一生从没见到过的四小害之一,今天终于在天山脚下“会晤”了,而且初次相遇记忆却是那么的深刻。我和李黎不约而同的弯下身操起床边的大头鞋,一阵劈啪的抽杀起来,小恶鬼们很快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激战之后我们相互对视着对方的墙面,终于见到了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原来墙上的遗迹是如此形成的。回忆起学校微生物课本上讲过:“臭虫喜黑暗、潮湿、多隐于床板、草垫、墙缝中……”。总不能被这些小玩意折腾的一夜不眠吧?于是针对它们的特点,我们采取了新的防护措施:远离草垫、墙缝,将房中央的条桌两边悬空铺上床单,卷曲着身体重新卧倒在硬板床上。

不知什么时候我俩又在桌上烙开了“烧饼”,一个稍用力的翻身,险些掉了下来。又有什么情况?这次是李黎先跳下桌去开灯,随着屋内光亮的一刹那,我目光的聚焦点是桌子上方的天花板,真了不得!天花板上又布满了许许多多的“空降兵”,对准 “陆地”两个长方形的目标不断的空投下来。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空投的着陆者迅速的向被子下面的目标爬动着。这群家伙居然还有这么高的智商,陆战失利竟又改成了空战,并且较第一轮攻势更猛。我俩相互对视着,各自撸起袖子、撩起裤腿查看“伤情”,躯体及四肢到处都“硕果累累”,睡梦中的抓痕也结成了道道血痂,实在是无可奈何。看看时间,距天明还有几个小时,我俩开着灯骑在椅子上,双手交叉伏在靠背上盼-天-明……!于小爬虫斗其苦难诉呀!

  第二天药品采购单上的最后一项,是被添加上的“六六六粉”,这是亲身经历后追加的采购项目。

  这一夜的“人虫大战”只是我们先遣进疆工作中的一个小插曲,比起施工中被小咬蜇伤咽喉,造成呼吸困难的战士们,我们的皮肤血痕太不足挂齿;比起那些被大风袭击裹夹在棉粘帐篷中牺牲了却紧抱钢枪的战士们,我们的这段经历实在太无法相比;比起那些还满脸稚气却永远长眠在南疆线上的战士们,我们的这点付出更是太微不足道。

  我有幸成为铁道兵这面军旗下的一员,有幸能有这段别人无法获得的人生经历,有幸在我还“年轻”时的大脑中就已注入了铁军的军魂,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回想起这一切,至今我还心潮澎湃……。

 “一段军旅身涯,受益整个人生”。

  谢谢了“开心果”,是你提供了“小家”的地址,让我找到了咱们的“家”。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教授(副军职)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战友贾树蓉(前左.重庆)、段海燕(前右.成都),铁四师战友陈建方(后.铁道兵网负责人.广东江门)出席重庆铁道兵战友联谊会成立大会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阿拉沟东风厂大桥(2007.5.19)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阿拉沟口丰收电厂宿舍楼(2007.5.19)

人虫大战-记先遣进疆后的一次购药经历(第三军医大学 贾树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再回阿拉沟

压题照片:

青春风采胜当年——铁五师战友、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贾树蓉

 

  评论这张
 
阅读(111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