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2007-08-27 09:34:29|  分类: 推荐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铁道兵kg7659

             二、再回阿拉沟

 “……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雪莲的花。情一样深呵梦一样美,如情似梦阿拉沟的水……”——现实中的阿拉沟真的像梦境一样美吗?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这里是吐鲁番市的一个镇,叫大河沿镇。三十年前光秃秃的广场上建起了具有维吾尔民族风情的漂亮的候车室,走进候车室,我迫不及待地买好了吐鲁番—鱼儿沟的火车票,心中盘算着:今天傍晚到鱼儿沟,明天就在阿拉沟里故地重游了,不错,一切都是按照事先的计划进行的。

  饭后回到候车室,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些骚动,候车室指示牌上正在滚动播出最新车次变动情况,两行醒目的红字显示着:

  由于托克逊方向的大风,南疆铁路全线停运!

  高速公路全线封闭!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如何跨越这114公里的行程?如何穿越30里风区?记得十天前吐鲁番遭遇大风袭击,造成1500人滞留,那大风刮了五天五夜。我今天也要在这里等上五天五夜吗?那计划岂不全部泡汤。况且,我已经预定了三天后的返程票。怎么办?焦虑的我走出了候车室,毫不犹豫地登上了一辆桑塔纳,司机是一位维族青年阿米度,记得我只问了他一句话:有没有把握把车开到鱼儿沟?他点点头说:可以。

  汽车一路疾驶,通往托克逊的高等级公路平坦、笔直,路面质量一点也不比内地的高速公路差。在一个三岔路口,躲避大风的近百辆大货车排成长龙,正在等待放行。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托克逊伊拉湖 

  车过伊拉湖, 径直向鱼儿沟方向开去,汽车在一望无边的戈壁滩上行驶,越靠近鱼儿沟,路况质量越差,汽车在风中像一叶小舟不停地颠簸,不禁使我联想起了当年阿拉沟里的“搓板路”。一辆被大风掀翻的汽车无助地躺在路旁,戈壁滩上被狂风卷起的沙石一阵阵敲打着汽车外壳和顶棚。我紧张地看了一眼阿米度,只见他双手紧握方向盘,两眼紧盯前方,驾驶汽车躲避着路面上的沟沟坎坎,我给他点燃一支香烟……颠簸中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远处两排高高的白杨树和一排土灰色的建筑物——那是鱼儿沟!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水草丰茂、群山环绕的鱼儿沟位于乌鲁木齐正南300余公里处,是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镇,但它是进出南疆的咽喉,历来兵家必争之地。2000年之前属于乌鲁木齐南山矿区,现在划归达坂城区。汽车停在了鱼儿沟招待所,这可是镇上最好的栖息地了。雪白的床罩,整洁的被褥,看得出这个地方很少有人光顾。午饭之后,我走进了天山深处的阿拉沟。

  阿拉沟从沟口到沟底的奎先达坂全长约100公里,它的形状很像一个宝瓶。阿拉沟河在沟里主河道约80公里,流淌着从天山上融化的雪水,年复一年滋润着肥美的土地。沟内生长着雪莲、麻黄、甘草、蘑菇和雪鸡、野兔、狼、黄羊等野生动植物,铜、铁、镁、石英石、白云石等矿产资源丰富。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走进沟口,具有1300年历史的烽火台依然耸立,南山矿区政府办公楼依然显示着昔日的威严与气派,只是斑驳陆离的玻璃幕墙和空旷的院落似乎告诉人们:它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

  拾级而下,远远传来阿拉沟河潺潺的流水声,两岸的白杨树、胡杨树、红柳、灌木构成了一道绿色的风景线,顿时令人心旷神怡。数栋白色的六层楼房掩映在对岸绿树丛中,那是1974年兴建的丰收发电厂,那漂亮的楼房即使现在看来也不落后,然而寂静的山林告诉我:这里早已人去楼空。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沿着沟底的柏油路缓步前行,道路两旁的白杨树遮天蔽日,分外凉爽,像是走进避暑山庄。两旁的建筑物渐渐多了起来,多是三层楼房或砖砌的平房,墙上透着当年时代风采的标语口号“一心为公,一心为革命”依然清晰可见,只是门窗均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只只空洞的眼睛,周围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我知道这是当年东风厂的厂区。不远处几排被掀掉屋顶的平房格外显眼,那是南山矿区丰收电厂小学,教室里的一块块黑板完好如初,只是再也听不到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走过东风厂大桥,前面的道路被洪水冲毁了,我小心翼翼地在布满鹅卵石的河滩上蹒跚前行,路旁一排土坯房的断壁残垣上隐约可见一条当年的红色标语:“向新疆各族人民学习致敬!铁五师……”呵——这就是当年的铁五师驻地!我终于回来了。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驻地最后一条标语“向新疆各族人民学习致敬!”

  凝望着墙上的标语,我静静地沉思:从进疆到现在已经三十三年了,我还能闻到当年那种新鲜的味道——一切都是新鲜的,新鲜泥土的芳香,道路两旁的甘草,清澈的阿拉沟河水,榆树林里的绿叶,新建的营房,嘹亮的军号,连营房墙壁上我亲手书写的红色标语都保留着新鲜的油漆味儿……

  走过八公里,走过九公里,走过十公里……我在现实中寻找当年的铁五师,我在荒凉的河滩上寻找当年的铁五师, 只见遍地乱石,满目荒凉,处处废墟,处处荒滩——当年的军营今何在?——耳畔只闻松涛阵阵和潺潺的流水声。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30年前的铁五师机关驻地在阿拉沟全景图(上图为阿拉沟师机关驻地旧址)

  这里曾经是号令千军万马、纵横驰骋万里南疆的铁军大本营,这里曾经是英雄儿女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筑路疆场。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这里上演,多少热血青年在这里义无反顾地奉献青春。耳边仿佛又响起那激昂嘹亮的军号,又听到战友们雄壮高亢的歌声。我坚信,虽然战友们离开了这里,“但他们的青春与事业,却仍旧固守在这里,他们的青春脊梁仍然在天山的群峰之间,推动着共和国飞速前进的车轮”。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机关阿拉沟驻地旧址

   ——昔日山花烂漫的宝瓶已经不复存在了!是的,“静静地,她走了,在辉煌了二十几个春秋,在完成‘天降大任于斯’之后,一切回归自然了。”这多么像当年的铁道兵! 感叹之余,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神奇力量,鬼斧神工——1996年的那场毁灭性的特大洪水冲走了这里的一切……眼前的一切,令人震惊,变化的如此彻底,完全出乎预料之外,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这就是1996年7月阿拉沟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每秒550立方流量

  在越过了几段冲毁的公路之后,河滩和公路连成一片,已经分不出哪是公路,哪是河滩。踩着脚下的鹅卵石,我来到了阿拉沟12公里,这里是我所在连队的驻地。当年在这里,清澈的阿拉沟河水洗去一路征尘,掬一捧雪山融水像回到了家。第一顿早餐是用阿拉沟河水做的刀削面,格外香甜。放下行装,同志们立刻投入紧张的施工。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阿拉沟12公里

  现在,山坡上那个三十年前的菜窖还在,只是昔日的营房、工地厂房都已经随着那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席卷而去,昔日战友们练兵习武的操场变成了荒芜的河滩,直径一米左右的巨型圆石布满了营房和操场,一切面目全非……这就是我梦中的阿拉沟,满目凄凉,遍地乱石,处处荒滩。呵!八千里路云和月,千里单骑走天山,只为观看它一眼。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阿拉沟13公里

  沿着公路,跨过一座小桥,我来到13公里,河边的绿树丛中出现了一排平房,不远处传来犬吠声,踌躇之间,两只藏獒一前一后向我跑来,我警觉地抬起了手中的登山杖。听到声音的主人掀开门帘走出来喝住了两只凶猛的家伙。主人是一位48岁的维族巡道工,叫阿卜度,1971年9岁随父母来到阿拉沟,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他在这里已经送走了父母双亲。这是我在阿拉沟里见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人。阿卜度热情地将我让进他的寝室,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旁边一台用太阳能发电器供电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当天的新闻。阿卜度在当年铁道兵营房的废墟上种了一亩香梨、一亩菜地,享受着与世无争的田园风光,陪伴他的只有两只忠实的藏獒和阿拉沟的潺潺流水……摄像机不停地旋转,我把眼前的一切一一摄入镜头。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天山脚下、阿拉沟口铁路大桥旁的烈士陵园里,长眠着四十四位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英雄儿女,他们是在修建南疆铁路时献出宝贵生命的铁道兵战友。阿拉沟畔,又到了山花烂漫的季节——清清的河水在潺潺地流淌,田边的野花在倾吐着芳香;黄色、紫色、白色的山花,一簇簇,一片片,迎风绽放,争奇斗艳。将三色山花采集成束,用野葡萄藤扎成花环,连同天山的雪莲,南国的木棉一并献给长眠天山的战友。巍巍天山作证,浩瀚戈壁作证,南疆铁路作证:先烈回眸应笑慰,南疆处处换新颜……

  ……起风了,阿拉沟两岸,南疆线两边,霎时,飞沙走石,扬尘播土,盖地遮天,白杨树抖动着身子,碧绿的树叶飘落下来,一片又一片……

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二:再回阿拉沟(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转《待到山花烂漫时》之三:重返铁五师

  评论这张
 
阅读(129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