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乌蒙山情思(济南.战新民)  

2007-08-07 10:19:05|  分类: 我们青春年少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蒙山情思  济南.战新民

     六十年代初,我们这些城市学生,满怀报国之志,从泰山脚下、黄海之滨,奔赴云贵高原的乌蒙山,走进军营,成为一名铁道兵战士。

      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热血青年如今都已年过花甲,流逝的岁月虽然把两鬓染得斑白,但我对乌蒙山的依恋却愈来愈深。乌蒙山的群峰、沟壑、溶洞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劳动号子、开山炮声也常常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现在才真正理解什么叫做魂牵梦绕,什么叫痴情。

     当年,我们是那样年轻。记得刚踏上那块土地的时候,曾因它的原始、贫困、落后和部队生活的艰苦而动摇、消沉过,尽管我们凭着坚定的信念,理智战胜了感情。没想到这段难忘的经历竟成了我人生宝贵的财富,以至后来几十年仍然在激励着我,鼓舞着我克服了无数的困难,攀登了一个又一个人生的高峰。

     我思念乌蒙山,且不说叫做高原明珠的威宁草海,也不说五百年古刹云南宣威东山寺,就说我们部队驻地梅花山吧,它不过是乌蒙山脉中一座极为普通的大山,普通得连本省地图也难寻到它的踪影。它海拔两千多米,象一个永远摸不透的幽灵。晴天,它青翠欲滴,象妙龄少女,妩媚动人;当大雾笼罩,六月间也会寒风凛冽,面目狰狞。从山顶到山下四季分明。阳春三月,山上的枝条还挂满雾淞,银装素裹,山脚下却一派生气,春日融融。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争奇斗妍,如云霞飘浮。多姿多彩的自然环境也在陶冶着我们的心灵。

     我思念乌蒙山,那儿有我长眠的战友。我清楚的记得,我们新兵训练结束后补入老连队,参加当年号称亚洲第一隧道的梅花山隧道施工,我第一个认识的老兵叫张光明,他是贵州布依族人,身子强壮得象头牛,他话不多,但干起活来不要命,扛起两包水泥疾走如风。可能是一种缘份,我们一见如故,他对我特别好,经常提醒我在施工中要注意安全,不要蛮干。腊月天,我们收工走出隧道,身上被洞中滴水浸透的棉工作服立刻凝结成冰,战士们戏称“身披铠甲,刀枪不入”。每当我睡觉之后,张光明同志又把我的棉衣放在火塘上烘烤干。他未上过学,他的家信都是叫我代写,收到来信也是我念给他听。就在我们相处两个多月后的一天,他在洞中被落石击中,当时我就在他身边,只不过我很侥幸。我看到他一点痛苦也没有似的永远闭上了眼睛。他牺牲的头一天晚上还扒在床铺上,打着手电筒叫我给他妻子写了一封信,说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复员回家团聚了,然而……

     乌蒙山啊,我离别你很久很久了,我的心却时刻被你牵动着,就象一个游子牵挂着自己的母亲。

     岁月可以消蚀我的一切,但永远却消蚀不掉我对乌蒙山的思念之情,因为那是我走入人生的摇篮。我常常想:如果有来世,我还会选择做一名铁道兵。

     作者简介

     战新民,男,1943年生人。1964年8月应征入伍,1965年入党。曾在铁五师23团参加贵昆线梅花山隧道施工,后在24团政治处、铁五师政治部组织科任干事。1978年9月转业至山东社会科学院,1980年调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曾任副处长,1987年5月任山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办公室主任,2003年退休。在部队期间多次受嘉奖,荣立三等功一次。转业后曾被评为省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全省优秀下派挂职干部”。

 (照片:乌蒙山)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