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兵中旧事(三则)【洛阳.任恩汉]  

2007-08-08 06:49:45|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道兵不了情】

兵中旧事(三则)洛阳.任恩汉

   这是几片枯黄而又散发着淡淡芳香的树叶。我不敢自藏,谨献给分布世界各地的数十万当年的铁道兵战友和同志们,以了却我们对为祖国和平建设,做过巨大贡献的中国人民铁道兵的怀念之情。让星光般的美好回忆伴随着我们走向新的征程。

     卖菜的劳改叔叔

    1955年夏天,福建军区机关大院新来了一名勤杂工,年龄不到三十,一身退色的尉官服,肩章和武器带留下的深绿色痕迹依稀可见。人们称呼他老刘。机关有些和他熟悉的年轻人有时喊他刘连长,就会换来他一句“乱弹琴”。只有大院的孩子们,亲切地称他“劳改叔叔”。这种褒贬双关的称呼,似乎滑稽,但老刘却不置可否地默认了。

  老刘的工作是,每天一早到十多里外的郊区,用人力平板车拉一车青菜,供院内住户购买。因为在计划经济下,国营菜店的蔬菜单调而且不新鲜,所以老刘的工作就显得格外重要。只要他的菜车一出现,就会听到孩子们欢快的叫声:“妈妈,快!劳改叔叔送菜来了。”

  老刘的工作认真而仔细。为保证蔬菜的品种多样,他要在不同的菜地,一种一种地采购。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基本掌握了各户的饮食习惯和需用蔬菜的数量。有的住户外出不在,他就把菜称好放在门边。

   卖完菜后,老刘倒一杯开水,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抽旱烟。他觉得,那是他人生中最舒适、最轻松、最悠闲的日子。唯一使他不能平静的是在九龙江畔长眠的七个战友。

  老刘来自晋西北山村,从小在饥寒交迫、烽火连天的战乱年代长大。他亲眼看见过日本鬼子对自己家园和亲人的烧杀抢掠,对日寇的仇恨永世难忘。在未成年时,就参加了八路军。出生入死,历尽艰辛,直到朝鲜战争停战后,才在和平的土地上,开始过上按时吃饭穿衣睡觉的日子。无数战友离他而去,他是战争的幸存者。他诅咒战争,热爱和平。他的最大愿望,是在没有飞机轰炸、扫射的蓝天下,在嗅不到硝烟的土地上耕耘、收获、生儿育女。

   1954年,老刘所在的铁道兵第五师,参加了鹰(潭)厦(门)战备铁路的抢建工程。已是一连之长的老刘,带着他的连队,担负了九龙江畔一段在陡峭的悬崖上,人工开凿路基的任务。因为工地周围地势险恶,连队只好在工地对岸一块平地上设营。每天上午都要乘小木船摆渡。

  一个星期六上午,指导员外出开会,老刘要为下午的组织生活备党课。连队由副支书老指导员带领施工。闽南山区的夏季,气候多变。突发一阵暴雨,江水猛涨。中午下工时,由副指导员带领的最后一只木船,在湍急的洪流中失控撞翻。虽经两岸军民奋力抢救,仍有副指导员及七名同志遇难。事故发生后,参照原苏联红军的纪律条令,以玩忽职守罪,判处老刘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在军区大院做勤杂工。老刘内心从此充满了自责。每当想起那七个与自己出生入死共同战斗过的同志,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老刘是一名优秀的基础干部。他体质健壮,反应敏捷。在工地上,他和战士们比赛抡大锤打炮眼,掰手腕,很少有人胜过他。他不识字,开会从不做笔记,但对上级布置的任务,却贯彻得点滴不漏。他的连队,一直是部队的先进连队。

  卖过一段时期的菜,老刘发现,这种工作对自己来说过分轻闲,而且一闲下来,那次事故的细节就会来折磨他。在他多次请求下,管理处又把办公楼周围的清洁绿化工作交给他。农民出身的老刘如鱼得水,他不分上下班时间也没有节假日地栽花种树,灌水施肥,很快使大院环境大为改观。每天放学后孩子们还要听他讲打仗的故事。老刘生活得很充实,有时竟会低唱两句山西中路梆子。

   第二年,法院复议对老刘的判决后,决定减刑二年,回原部队待命。老刘以为自己是“劳改犯”,肯定不会留队继续服役,已做好复员回乡的打算。但团长却说:不能“便宜”了这小子!并问老刘:想不想回原来的连队,老刘喜出望外地说:“当然想。”于是又在自己原来的连队当了一名士兵,年底又担任了连长。为祖国的铁路建设,转战南北、战天斗地,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才从团参谋长的岗位上,转业到地方工作。

        北京布鞋

   和平时期,铁道兵部队,以其机动性和战斗力强的特点,担负着中国铁路建设中最偏远最艰巨的施工任务。在原始森林、高原沼泽、戈壁沙漠的线路上,都留有我们的足迹。部队家属子女,居住在工地附近的临时房屋内,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要克服常年人难以想像的困难,如就业、上学,生活物质匮乏等。因此,他们往往有着令人难以想像的坚忍毅力。

   部队干部,每年都进京参加几次会议。这成为工地和都市连接的极好机会。会议以外,我们还要完成一次繁重的采购任务;从当时最时髦的“的确良”衬衫,到绣领袖像用的针头线脑,应有尽有。其中,采购量最大,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北京布鞋。

   上世纪处,曾有人说:“人多是好事,不是坏事。”多数家庭都“多子多福”。七八个孩子的家庭也不罕见。军队干部近二十年没有增加工资,而且还大幅“减薪”一次,生活十分清苦。“军官太太”们经常要上山拾柴,挖野菜,还要用手工把旧军装染制成小衣服,让下代兄弟姐妹轮流穿。最后把破得不能再补的衣服做成布鞋。尽管如此,有的孩子还不得不学着乡下孩子的样子,打赤脚去上学。

   北京布鞋,黑斜纹布鞋面,黄褐色塑料底,朴素大方,价廉耐穿。家属子女一听人要进京开会,首先想到的就是北京布鞋。开会者出发前,先让各家各户,登记好尺码数量,制定采购计划。再到食堂借几条旧面袋装备回来时装鞋。

   兵部去开会的人,体察民情,一般在会后都留一两天机动时间。紧锣密鼓的采购工作就开始了。好在我们这些老顾客,个个轻车熟路,我们知道前门外,大棚栏就有好几家比较大的布鞋店铺。售货员大多是上年纪的男性,一副老商人架势,老北京派头,态度和蔼可亲。只是那时货物紧缺,一般商店都怕你多买他们的东西。我们只好多跑几个店,东家三双,西家五双,直到完成计划“定额”为止。当我们把成捆的布鞋装进旧面袋时,又引来周围人们疑惑,一样的目光。好像在说:“这些解放军在搞什么名堂?”

  带着大包小包乘车时,担心行李超重遭罚。到站时,又怕来不及下车,提前把行李搬到车门口。真可谓千辛万苦,但我们回到工地,被男女老少像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一样围拢上来,欢快地争领自己代购的物品时,一路的辛劳就烟消云散了。

       “塞婆”失鸡

   在成昆铁路建设中,铁道兵五师担负了金沙江畔,深山峡谷中一段险要工程的施工任务。这里远离乡村、城镇,生活物资供应十分困难。住在工地附近的随军家属、子女,完全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养鸡种菜,拾柴垒灶,样样都是自己动手。

   二十二团副参谋长的老伴宁嫂,到内地探亲时,不远千里,费尽心机带回了一只芦花母鸡。芦花鸡个大,肯下蛋,是人们心目中的“鸡星”。宁嫂谋划着,等孵出小鸡后,每家都送一只,以便繁衍发展。

   过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一天,上等时分,还不见芦花鸡归巢。宁嫂一家拿着手电筒,到外呼叫、寻找,踪影全无。一连几天,他们几乎找遍了整个工地,终究生不见鸡,死不见毛。宁嫂一家,好长时间都在怀念芦花鸡的下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芦花鸡失踪案已渐渐被人们淡忘了。突然有一天,宁嫂隐约听到好像是芦花鸡的“咕咕”叫声,由远而近。开始,宁嫂还以为是自己思鸡心切的幻觉。但不久,“咕咕”声就清晰地出现在门前。宁嫂一开门,面前的景象却把她惊呆了;那只熟悉的芦花鸡精神抖擞,趾高气扬地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一群“叽叽”欢叫的小雏鸡。数一数,一共11只。

  芦花鸡失而复得,而且以一变十的佳话,很快传遍了整个工地。原来,芦花鸡到了生儿育女的时期后,不能忍受那种天天下蛋,而个个不翼而飞,成为人类盘中美味的惨痛时日,无奈,只好选择了“离家出走”。

  经过周密策划,求生的本能驱使芦花鸡在一个连队的粮食仓库顶端的麻袋中间,选准了一块“风水宝地”,用敝絮细草造了一个纯属自己的窝巢。芦花鸡在人不知鬼不觉中,在这里私立了“小蛋库”。从“失踪”时起,安卧巢中,用自己的体温,把潜藏着生命的蛋卵,孵化成雏鸡。

  后来,又因为“思家心切”,于是又带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地回家,上演了一出有趣的“塞婆失鸡,焉知非福”的好戏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