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阿拉沟—在我心中永存 作者:啊拉老铁  

2007-09-18 15:28:42|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拉沟—在我心中永存

    作者:啊拉老铁

     老爸在阿拉沟10年,女儿在阿拉沟6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老爸有一物,被父女俩视为家中之。时而被女儿偷去,时常受老爸审讯你是否又偷了我的宝物女儿虽是惯偷,但都如实招来,故每次都受到宽大处理。久而久之,这持宝人竟成了女儿。这”—一张黑白照片。这女儿就是我。

   我们都是阿拉沟里的人。第一次来阿网,我就把这张照片作为见面礼,献给了阿拉沟的朋友,很是得意。一位战友见到,请我“自报家门”。还用问吗?“阿拉沟铁五师医院全景”啊!宝物吧?珍贵吧?

    照片保存了20多年。每当沟里的战友来我处相聚之时,我都会把她从老爸那里“偷”将出来,向这些沟友展示。

    我们这里是“老根据地”,全国各地的战友,时不时三、五相伴或“单枪匹马”,重返铁五师,看望老单位。每次大家看见这张照片,都兴奋不已。有时几只手同时伸向她,都想先睹为快。不过最后还是“和平解决”,由一人举着,十几只眼睛一起看。几个手指在照片上指点着,“内科、外科、所部,院部、还有两个厕所……”。顿时“持宝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特别是在今年,一位战友“千里单骑”,冒死重返故地。竟没有见到此照片里的原址,倍感这照片的珍贵——无价之宝。于是,就一直没有归还于父亲。

    有一天,我拿着这照片,去办公室请教朋友,怎样帮我把她更清晰的复制出来。我的朋友看见说:“什么破照片?”

    我为证实不是“破照片”使劲地说道:“阿—拉—沟!”

    他毫无反应地说:“什么‘阿拉沟’?”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不是沟里人。他一直居住在本市,部队出疆来洛后,他才调到我们医院。我便很得意的对他说:“这就是我们医院,我们医院在新疆阿拉沟的全景照片。”

    于是,他接过去仔细看了一眼:“哇!这就是你们医院?”我还以为他终于看到了里面的精华,便兴奋起来:“是啊!铁道兵第五师医院啊!”他却说:“什么都没有啊!你们就住这?”我如浇了一头凉水,满心不悦,指着那大山下的黑色条带说:“看,这就是公路。‘公路下面是常年奔流不息的雪山融水’——阿拉沟”。他瞥了一眼照片。我又指着那沿沟的团团黑斑说:“沟的两旁还有小树和野草。”他连看也没有看。我还不死心,指着排排房屋之间的大黑团说:“这是院部门前的大树,这是外科食堂门前的大树……”他在我的强迫下,知道了营房之间那几个大点的黑团是树。

    见他还是那样的平淡,我还要继续寻找里面的美景。忽见他的电脑,便更有了寻找证据之处。令他:“点开‘百度’!输入‘铁道兵kg7659’!”“什么名字?还‘7659’?”我理直气壮地说:“我们铁五师的代号啊!”“十五局的人,连7659都不知道,无知!”不过后面这句,心里想着没有敢说出来。继续:“点‘相册’!点‘待到山花烂漫时’!”一张张阿拉沟的照片展现在眼前。

 

(阿拉沟原铁五师部队驻地依稀可见唯一残存的一条标语-

“向新疆各族人民学习致敬!”)

  看!潺潺的流水、葱葱的绿树、挺拔的白杨,茵茵碧草,旧军营、小河滩,我便陶醉在其中。他却毫无兴致的说:连楼房也没有,就这点儿水啊!?我原谅了他,因为他没有去过阿拉沟。我向他解释到:没有高层建筑是为了防风。我们医院放射科的墙都被吹塌了。沟里有的平房都是一半在地底下的。从地面上看,房子就一人高。大风乍起,满天尘雾,阳光都能遮住。这时战友们会兴奋地高喊:哈哈!下黄土啦!心想:你见过这壮景吗?他听着啊呀!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很难受的表情。仿佛在说:空气都成这样,那是人呆的地方?我接着告诉他这里的好处:我们的衣物从来不会发霉的,剩下的馒头从来不会长毛,成干后当零食吃。继续:“‘水小’,是因为照片是五月拍的,夏天水就大了。这时,他有点兴奋了:哦,听说那年,阿拉沟被洪水全冲了。我彻底凉了。这是我的战友,从泉城专程来到这大戈壁滩,冒着两次被野兽袭击、两次险些被大风卷走的生命危险,拍摄的这么珍贵的照片,你怎么面对她们却无动于衷呢?我愤之!我怒之!他望着我莫名其妙的愤怒,乜了我一眼,送我两个字——“有病。

我又重新捧起那张黑白照,认真地查看,仔细地寻找。是啊,他说的对啊!除了两排全裸的高山,除了山下几排没有装修、没有粉刷过的简易平房外,还有什么?的确什么也没有啊!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冬天,连飘扬的雪花都没有见过,有何赞美之处啊?!我想起了从阿拉沟回来的战友的话:铁五师给水营二连驻地营房已经被96年的特大洪水夷为乱石荒滩。医院驻地就没有能走进去。我确实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去驳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人世间,除了物,还有啊!阿网的朋友吴英福说的好:这就是阿拉沟人的情,这种情,理不清。但真实的存在于我们这些生长生活在阿拉沟的人心中。阿拉沟里有我们永存的战友情。是这种”,让我们永远怀念阿拉沟;是这种,让无数阿拉沟儿女,30年后不远千里故地重游。他们不是去品尝新疆的哈密瓜;他们不是去欣赏天山的美景。他们是去看望长眠在深山里的烈士;他们是去寻找战友们的身影;他们是去再走自己战斗过的征途。

   阿拉沟,无论您如何变换,昔日的阿拉沟永远存留在我的心中。

 (注:吕家传、扈佩华都是原阿拉沟里的军工企业燎原厂领导干部,吕家传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长;扈佩华退休在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