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2008-11-29 09:20:32|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原铁五师宣传科干事  段海燕

  谨以此文献给为新中国的解放而献身的无数先辈。

                                           —— 1999年国庆

  改革开放的和煦春风吹绿了川西坝子。

  麦苗儿青了,油绿绿青盈盈,给无垠的原野披上了一层绿色的绒毯;菜花儿黄了,金灿灿银闪闪,为绿色的绒毯缀上了无数枚耀眼的钻戒。如痴如醉的川西坝子,如诗如画的天府粮仓,如锦如缎的美丽家园,好一派盎然春意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宽敞的成(都)—绵(阳)高速公路,迎来了归乡的游子。

 我寻觅着50年前父辈的足迹,循着毗河的涛声来到了新都泥巴坨。那是我梦中的故乡,祈盼的归宿;那里有游子的思念儿女的牵挂;那里深藏着梦的故事。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泊车瞩目泥巴坨,只见山青水秀翠竹成林。毗河水环绕着百亩林园,宽阔的水面鱼船穿梭,水鸟飞翔。置身在大自然的美景中垂钓、野炊、娱乐,聆听老人、儿童的阵阵欢声笑语,宛如徐徐春风荡漾,其乐也融融。

  这里已成为川西平原的旅游胜地。

  50年前那震耳欲聋的枪声呢?毗河畔那硝烟滚滚的战场呢?

  父辈的英灵今安在?只留得一江毗河水悄然东流去。

  半个世纪过去了“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听妈妈讲过的故事时常在我脑海里萦回:

  1949年冬50年初春,共和国新生的红色政权刚刚建立。一路奔袭长途行军的解放军指战员们牢记着毛主席“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命令,还未来得及洗去战斗硝烟的尘埃,便投身到解放新都,征收1949年公粮建立人民政权的紧张工作中。蒋家王朝的残兵败将和暗藏的特务土匪岂能甘心失去的天堂,他们纠集在一起,向人民政权向人民解放军发动了一次次反扑。在骇人听闻的石板滩龙潭寺土匪暴乱的同时,新都木兰、太兴的土匪就将我的父亲和他所率领的征粮工作队围困在泥巴坨。寒冷的冬季,夕阳照在毗河的渡船上,武装征粮工作队的解放军和“革大”的学生们要到对岸的村子去发动群众,征收粮食。突然,河对岸“乒乒乓乓”枪声大作,子弹飞溅在渡船的前后左右,老船工毫不畏惧,机智地驾驶着小船,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征粮队的同志们只佩有短枪,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在老船工的帮助下与敌人对恃。“抓活的”,敌人愈叫愈狂。父亲一枪一个绝不放空枪令土匪不得靠近。枪战中,不谙水性的山西籍士兵永远留在了川江、留在了毗河,留在了新都的烈士陵园。危急中,解放军18兵团短枪分队赶来救援了,武工队李歧凤队长端着冲锋枪赶来了,顿时,土匪如乌兽散。

 经历了多少次出生入死,闯过了多少次枪林弹雨,“为解放新都,我把脑袋系在腰带上,但我是幸存者”(父亲生前语)而革大学生严斯利却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杀害在毗河滩上。噩耗传来,父亲悲痛万分,据新都县志载:……段文广指着伪乡长喊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揪着伪乡长在毗河滩挖出了烈士遗骨,烈士背上的弹孔还冒着黑水。

  泥巴坨的战斗故事,我在上小学时听李叔叔讲过,1981年,我守在父亲的病床前又听李叔叔讲过。前几年,又听曾伯伯给新都学生讲过。父亲在弥留之际对我说:我对新都的群众很有感情,他们拥护共产党,拥护红色政权,积极参加武装征粮。他们中有当时已任铭章中学校长现为省煤炭地质公司高级工程师的曾祥鑫先生,有留苏兵工专家文国绪先生和一大批“革大”学生及当地的青年。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天光云影话毗河 

 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前辈也相继作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然而,上了年纪的新都人还记得张毅县长、宋锡久政委,还记得带领他们走上翻身解放道路的共产党人。 1974年我回家休假,刚进家门只见雪白的墙上挂着一串金黄色的麦穗,好生纳闷。父亲告诉我,那是当年泥巴坨的一位农民兄弟送来的。他在“文革”中被迫害想不通,于是手持这串麦穗从新都一路步行查找,从温江—一成都—一金堂终于找到我父亲要问个明白,他说:你当年要我种好庄稼,走社会主义道路,我听你的话当了劳动模范,可他们却说我是“黑劳模”。老人受了刺激泣不成声,父亲身处囹圄无言以对。

  50年弹指一挥间,人生易老天难老。

  倘佯在毗河畔,思绪如潮浮想联篇,陈毅元帅的教诲在我耳边回荡:接班望汝等,及早做划筹;天地最有情,少年莫浪投。

                                                                             1999年国庆  成都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毗河岸边垂钓的人们

(外一篇)

  10年前我到泥巴坨参加军训打靶。大概是托父辈的福吧,15年没摸枪的我,一上场就打了个优秀!欣喜之余,我向妈妈求证,此处是我父亲和战友当年遇险地 ?回答是肯定的……于是,有了《泥巴坨的传说》,于是,有了每年清明节到金堂烈士陵园扫墓的习惯......

  毗邻新都的金堂县是铁道兵五师的前身七军十九师解放的。在金堂焦山的烈士陵园里静悄悄躺着为解放金堂而牺牲的山西籍老兵和当地的征粮干部,还有牺牲在成昆线上的铁道兵一等功臣、铁一师战友向启万......

 为解放全中国,铁道兵第五师在金堂留下了一批无名烈士,墓碑上或无名或刻着“张班长、李同志”; 铁道兵第五师在金堂还留下了一批坐江山巩固政权的山西籍干部,今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做古,只有子孙依稀知道他们是解放金堂的老兵的后代(在那送子当兵无罪的年代,他们中也有人到铁五师、铁六师短暂当兵......

  铁五师与金堂有着不解的渊源:1971年“9.13”事件后的紧急战备,成都军区给远在攀西的铁五师指定的集结地为金堂,当年,马海旺副参谋长率队曾回故地勘察地形并看望了铁五师留在当地“巩固政权”的老战友;1977年入伍的金堂籍新兵分在铁六师后并入五师;1981年秋,金堂遭遇特大洪水灾害,铁五师千里迢迢从新疆发出救灾物资专列运抵金堂,并派慰问团看望受灾群众安抚战士家庭......

  多少年后,已并入铁道部的原铁道兵第五师又重回金堂了,中铁十五局在上世纪90年代,转战金堂修建三上二下的“达成”铁路! 记得我当时的高兴啊,真不亚于当年在米易庆祝成昆线通车,在阿拉沟欢呼南疆铁路通车!当时,由于忙于工作我不能给初到工地的战友们分忧帮忙,我能做到的是对我的小学同学、时任金堂县分管铁路建设的副县长(后任成都市交通局局长)史有惠说,解放金堂的老部队又回来为老百姓造福了,你们要多支持哈。

  金堂的老百姓真好,为了早日修好铁路,就像当年给解放军带路一样,为修铁路处处提供方便,舍小家为国家......   

  如今,成(都)—渝(重庆)动车组,从成都出发,经新都—金堂—遂宁—直奔重庆,在改革开放的快车道上飞奔......

历史,铭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师!       

                                                                                     2008年11月28日晨 于成都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花园水城 人居金堂

泥巴坨的传说(外一篇) (段海燕)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象牙雕塑《成昆铁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3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