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小雨中的回忆(何小玲.成都)  

2008-07-31 13:10:36|  分类: 纪念铁道兵成立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雨中的回忆(何小玲.成都)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小雨中的回忆

原铁道兵第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四川成都)

   这是多年前以我所在部队宣传队到襄渝线的一次慰问演出为背景写的一篇习作。许多年过去了,我总也忘不了在部队里的日日夜夜,总也忘不了与之朝夕相处的战友,也忘不了与战友一起走过的风雨里程……

 

   天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沙沙”作响,雨点被风刮向窗户,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小小的水道。哦,下雨了,这潇潇的春雨。我拿着一本早时写的日记,来到阳台,观望着小雨:它轻轻地落着,打在屋檐上,洒在刚吐芽的树梢上,滋润着这入春不久的大地。淅淅沥沥的雨丝,在微风中犹如支支无形的梭在不停地穿行,织出一道道雨帘,远处的高楼掩映在朦胧之中……我翻着这本差不多被遗忘了的日记,细细地读着,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令人难忘的部队,又回到了那如火如荼的日子里。

  突然,本子中夹的一片枯叶映入了我的眼帘:它不很大,形状椭圆,由于时过久的缘故,已经呈褐黄色了。“这是一片柿叶!”我的心猛地收紧了,它拉开了我记忆的闸门,把我带回了一个很久以前的雨夜,带回了一个差不多被我遗忘的角落……

 我参军来到某部宣传队,从事文艺工作。那是多年前盛夏的一天,我们奉命来到陕南一个山区县城,慰问那里日夜奋战在襄渝铁路线上的军民。

  这里是一个很偏僻的县城,偏僻得解放二、三十年还没修一条公路,进出交通全靠汉江,很多老百姓还不知道世界会有加了油就能跑的汽车。至于火车,就更想不出是什么样的了。部队到那儿,才修了一条施工用的简易公路。

  按计划,我们先在县里演出,然后再下部队。可天公不作美,我们一到,它就给我们对上了劲:刚搭好的露天舞台,给你淋得湿湿的,演出服穿在身上也变了样。来时的热情,全让这倒霉的雨浇灭了,望着这阴沉的天,我只感到一阵的心烦。这鬼天演个什么劲哟!我们几个女战士在一边小声地议论着。我忍不住冲着队长叫喊道:“队长,算了,下雨天别演了!”

  “是啊!是啊!”大家七嘴八舌地附和着。

  “第一场就砸锅,今后还怎么演!”我扯着嗓子继续喊道。

  “我知道该咋办!女同志在一起就知道瞎咋呼。”队长红着脖子,挥舞着拳头对我们吼道:“这点雨就怕,像个战士吗?”

  我们相互伸了伸舌头,躲到一边去了。

  “哎!你们快看,那有个老太婆穿了件红衣服呐!”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

  “真的,朝着我们这走来了,好新鲜啊!”绰号“百灵鸟”的战士快活地说道。我们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向大娘奔去。

  大娘约六十多岁,黑瘦的脸,布满了皱纹,头发也花白了,身子骨看上去倒也满硬朗。大热的天,她身上却穿着一件红缎夹袄。她一手拎着一只小篮子,一手撑着一把破旧的黄油纸伞。与她同行的是一个像她儿子的男青年。

  “姑娘,今晚在这里唱戏吧?”大娘轻声地向我们打听到。

  “嗯。”不知怎么的,我竟回应了。

  “太好了!我们村早几天就传开了,我娘高兴得像过年似的,特地穿上这件几十年前做的红花袄。同志啊!不怕你们笑话,你们到这里演出真是千载难逢的大喜事哟!我们走了十多里地,总算赶上了。”青年人不停地梳理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兴奋不已地说着。

  “姑娘,山里人没啥好东西,如不嫌弃,这点柿子留下尝尝鲜吧。”大娘把那蓝柿子塞到我们中间。“吃吧!自家种的。我最早看戏还是解放那年,大军搞宣传看过一次,今天是第二次。”大娘兴奋地用手比划着二字。

  听着他们的叙述,抚摸着这篮鲜鲜的柿子,我的心在发颤:多么朴实善良的乡亲!这小小的篮子装的仅仅是柿子吗?不!不不!!那里分明盛满的是老百姓对子弟兵那份深深的爱呀!那一个个黄黄的柿子是乡亲们对子弟兵那一颗颗沉甸甸的拥军心啊!在他们眼里,解放军永远是最贴心人、最亲近的人。可我呢?面对这小小的困难,就畏惧、就退缩。忘记了临行前部队首长对我们的重托,忘记了自己担负的责任,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人民的战士。雨滴落在我的脸颊上,和泪水一起滚落。

  “大娘,今晚的戏包你们满意!”队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们背后。“赶快化妆,准备演出!”他高声地略带命令的语气说道。

  “是!”我们齐声应到,就像出征的战士。

  雨一直没有停,可台上台下热闹非凡,当唱到陕西的郿鄠调时,观众颇有兴致地打着节拍,大娘舒心地笑着。他们忘记了雨夜,忘记了路遥。

   演出结束了,乡亲们还依依不舍地围着我们问长问短,亲亲热热,分不清谁是军,谁是民。我们把大娘送了很远,她握着我们的手不住地摇着,希望我们能常来;她说今后还要坐着火车上省城看大戏呐!我们都笑了,这笑声冲破了黑夜,穿过了细雨,传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为记住这个难忘的夜晚,我悄悄地摘下一片柿叶,夹在了日记本里。

 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县城,因为铁路又朝前延伸了,它带给人们希望、欢笑和幸福。

  如果大娘还健在的话,她的心愿一定得到了实现:铁路早已通车了;祖国现在正是百花盛开的春天。

  潇潇的春雨静静地飘落着,它轻轻的打在房檐上,洒在刚吐芽的树梢上,也像蜜一丝丝地融进我的心里……

小雨中的回忆(何小玲.成都)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1972年5月铁五师宣传队赴陕西旬阳23团驻地演出留影,前排右一为何小玲。

小雨中的回忆(何小玲.成都)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师宣传队表演唱《快乐的通讯兵》

左起:张国英、赵秀萍、鞠红坚、沈迎香、王阜平、蒋玫玫、何小玲。

小雨中的回忆(何小玲.成都)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左起:幺树娟(师门诊部)、何小玲(师宣传队)、杨继飞(25团)

  评论这张
 
阅读(181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