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铁道兵精神代代相传 《铁道兵网》陈建方  

2008-08-10 09:48:49|  分类: 纪念铁道兵成立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道兵精神代代相传

  铁道兵网》  陈建方(铁四师. 广东江门)

 伟大的钢铁长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走过了81个春秋,从“小米加步枪”到如今的现代化装备,我军已今非昔比。世人可曾知道,在我军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兵种——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

铁道兵风枪手

“兵贵神速,粮草先行”,这是兵家的规则。自从有了铁路以后,现代的战争,尤其是大规模的战争,铁路运输是为主的,是所有其他交通工具所不可代替的,就这样,铁道兵应运而生。铁道兵是一支铁道工程部队,她诞生在炮火纷飞的解放战争时期的1948年7月5日辽沈战役前夕。为支援野战军大规模的作战,组成了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当时叫铁道纵队)。这支部队在战争年代主要负责铁路抢修、抢建。对前线,保证大批量的兵员和武器装备迅速运到前线参战;对后方,保障军事物资等后勤供给,支援和保证前线作战。“大军打到哪里,铁路修到哪里”,这是第一代铁道兵发出的铿锵誓言和战斗口号。由于有了铁道兵,在解放战争解放全国大陆的战斗中,保证了野战大军取得三大战役和渡江战役以至整个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铁道兵与美国侵略者较量,冒着狂轰滥炸日夜抢修、抢建铁路,保证了前线作战。连美国的高级将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共产党的志愿军创造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说过:抗美援朝的胜利,一半归功于前线部队,另一半归功于铁道兵。

  在和平建设时期,铁道兵主要负责铁路尤其是工程艰巨和重要铁路的修建,以及受自然灾害破坏的铁路抢修。1983年百万大裁军中铁道兵改工(今为中国铁道建筑股份公司)。1984年元旦铁道兵正式告别军旗,走过了35年艰难而又辉煌的历程。然而,就是这短暂的35年,无论是在烽火硝烟的战场,还是在和平时期的建设,铁道兵以她不朽的功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极其光辉灿烂的篇章。共和国主动脉的畅通,永远流淌着铁道兵战士的鲜血和汗水。35年的辉煌历程,铁道兵战士用生命和血汗,奠定了共和国铁路的基础,铸造了永不磨灭的铁道兵精神,这种精神永远是国家和人民军队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年是铁道兵组建60周年。让我们回顾历史,重拾那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解放战争——铁道兵横空出世:“大军打到哪里,铁路修到哪里”

 铁道兵的前身是东北人民解放军护路军,后改为东北民主联军铁道司令部,负责指挥、调度军事运输和维护铁路安全秩序。在铁路沿线的车站、桥梁、隧道等重要地区,防范土匪、特务的破坏活动,保障列车畅通无阻,并配合铁路员工参加抢修铁路、桥梁的任务。1948年7月5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军区决定,以护路军为基础,扩编组成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亦称铁路修复工程局)。铁道纵队成立后,全力抢修东北、华北地区的铁路,支援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1949年5月16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命令,将第四野战军铁道纵队扩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受军委铁道部部长直接领导。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兼铁道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副部长吕正操兼任副司令员。

“野战军打到哪里,就把铁路修到哪里”成为铁道部队的口号。在辽沈战役期间,铁道兵先后抢通了大郑线彰武至新立屯,新义线新立屯至义县,锦古线锦州至义县,哈长线陶赖昭松花江大桥等铁路和桥梁,使战役开始前集结在吉林四平地区的我军部分主力部队,迅速兵临辽宁锦州城下,并陆续运送了60万吨军事物资,有力地支援了解放锦州和整个辽沈战役。东北解放后,铁道兵挺进山海关,抢修北宁铁路,为举世瞩目的平津战役铺平道路;继而修通津浦、平汉铁路,支援渡江南下作战,为捣毁蒋家王朝的渡江战役赢得了时间。随后,在我军进军西北,追歼残敌、解放全国大陆的战斗中,铁道兵和广大铁路职工在一起,又相继抢修了陇海、粤汉、湘桂、浙赣、南北同蒲等铁路干线,使破烂不堪陷于瘫痪的8000多公里的铁路恢复通车。从1948年夏到1949年底,铁道部队广大官兵与铁路员工齐心协力,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地完成了抢修任务,全国遭国民党军队破坏的几条主要铁路干线均已通车。据统计,这期间共修复线路1629公里,桥梁976座,车站房屋5898平方米,修复信号232站,为解放军渡江南下,进军西北,解放全中国提供了铁路保障。为战后全国经济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抗美援朝——铁道兵建功沙场:“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交通运输是后勤工作的重要环节,而铁路运输是交通运输的骨干。美国侵略军深知铁路运输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始终把破坏志愿军铁路补给线作为实现其整个战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航空兵集中大量飞机不分昼夜对北朝鲜铁路进行了狂轰滥炸,妄图切断我志愿军后方补给线。因此,轰炸与反轰炸、破坏与抢修的长期反复,构成了这场战争在铁路线上的主要斗争特点。当时志愿军没有航空兵参战,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占有绝对的空中优势。美军轰炸机执行轰炸任务不需战斗机护航,肆意低空追射道路上的朝鲜车辆和行人。志愿军入朝时,共有汽车1300辆,20天内被美军飞机炸毁600余辆,志愿军后勤供应陷入严重困境。从1950年12月初至1953年7月,美空军共出动各式飞机58967架次,向铁路线上投掷炸弹190590多枚,重约9.5万吨,对铁路造成严重破坏。铁道兵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中国铁道兵抢修被美机炸毁的铁路

 为了确保志愿军作战物资的运输,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团奉命从1950年11月6日开始,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入朝,与朝鲜人民军铁道兵、中朝铁路员工并肩战斗,执行铁路保障任务。志愿军铁道兵发扬了高度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怕牺牲,顽强战斗。在前进抢修、反轰炸抢修、抗洪抢修,特别是粉碎美空军利用洪灾在咽喉地区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价州、西浦“三角地区”发动长达近一年的空中“绞杀战”等斗争中,与兄第部队密切协同,战胜了敌人的“空中优势”和洪水造成的灾害,修运防密切协同,群策群力,打破封锁,创造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创造了铁路史和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美国第8集团军军长范弗里特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说:“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铁道兵还积极抢建铁路新线,改善朝鲜北部铁路布局。停战后,志愿军帮助朝鲜人民医治战争创伤,重建家园。铁道兵部队投入了修复和改善朝鲜主要铁路干线的工程。在近3年的浴血奋战中,志愿军铁道兵部队共完成铁路抢修、新建和战后复旧工程,共有铁路通车里程由1950年底的107公里,到1953年7月停战前延长到1382公里,还新建铁路213公里。胜利地完成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铁路保障任务。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高度评价铁道兵:“朝鲜战场打胜仗,一半功劳归前方浴血奋战的同志,另一半功劳归负责维护交通、保证供给的同志,他们也是在冒着敌人的狂轰滥炸,天天在拼搏。”

 永远的丰碑:登高英雄——杨连第

 30多年来,在铁道兵这个光荣的战斗群体里,涌现出了大量的英勇善战,以吃苦为荣、以奉献为乐的英雄模范单位和个人,先后共授与集体荣誉称号的单位17个、荣立集体一等功的单位4个;授与个人荣誉称号的32人、荣立一等功的96人。其中最突出的有“登高英雄”杨连第、“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雷锋式的好干部”梁忠孟等。还有千千万万默默无闻的普通一兵,他们在平凡工作岗位上贡献了宝贵的生命。

 1949年解放战争时期,我野战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大西北进军。为保证大军顺利解放西北,铁道兵部队奉命日夜抢修陇海铁路,不到半年功夫就把火车从中原引到了位于陇海铁路西段的天险——八号桥。据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在美国“工程使节团”“帮助”下费了两年多也未能把八号桥修好,而溃退时又将该桥破坏,妄图切断我向大西北进军的铁流。

 在这层峦叠幛,云雾乱飞的高山峡谷里,望着那高耸入云看不清墩顶的桥墩,和那横七竖八在底下的桥梁,真是插翅也难飞过!

 指挥所帐篷里的小油灯整宿地亮着,首长和专家们都在为八号桥的登高问题焦虑。而杨连第在二号桥墩连夜经过研究试验后,提出了他的搭单面云梯的建议。原来,杨连第利用墩面上突出来的钢夹板,用一根绑着钩的杆子,钩住夹板孔,人一登一登上去,绑起云梯来。

 团长、政委等首长和工程师们冒着酷热来到二号桥墩,仔细研究了杨连第的方案建议。王团长还就许多具体的细节的问题多次询问杨连第,并提出了登高的许多困难,直到杨连第都一一作了沉着的回答之后,王团长才批准了杨连第的登高方案建议并发出登高命令。

 锣鼓声中,登高开始。只见杨连第用带钩的杆子钩住了桥墩上钢夹板的圆孔,然后身子一纵跃上桥墩,抓住了第一块钢夹板,后面的战友分三路跟着上。在空中,杨连第接过下面的人递给他的脚手杆麻利地绑好。然后又钩住第二排夹板飞身上去……

 云梯在一节一节地向空中延伸,桥底下的人仰着头,脖也酸,眼也花了,每个人的心更是悬着,担心人滑落下来。越往上攀,夹板的间距越大,也增加了难度。当快登到45米高的墩顶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发现最后一块夹板没有了!只有墩顶上伸出的一排被炸弯的钢轨在大风中颤颤悠悠。“怎么办?”正当人们在焦虑的时候,杨连第说:“我有办法了,就利用这排钢轨!”“太危险!”跟着上的班长说。“别泄气,你等着我先上去!”杨连第接过传上来的红旗别在后腰上,低下头微笑着说:“班长,我们就要胜利了!”。只见他把手中的杆子底端绑在下夹板上,带钩那端靠在钢轨上,然后一纵腰,双手攀住钢轨。钢轨的弹力把他抛得高高的,杨连第像演杂技一样借助钢轨的弹力一个翻身登上了桥墩顶。

 红旗在墩顶上飘扬,桥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杨连第还在二号桥墩创造了另一个奇迹——把二号墩顶高出其他墩顶26立方米的部分炸掉,并在10天内铲平,否则,钢梁不能安放。45米高的墩顶,无一隐身之物!如何得了?杨连第以他特有的登高技术和爆破技能请求任务,在乌云层叠,雷声轰隆,狂风夹着暴雨的桥墩上战斗。随着轰!轰!轰!三声炮响,爆炸力震动着墩身猛烈地抖颤,云梯吱吱嘎嘎地乱响,飞起的石头在头顶上呼啸而过……这陇海铁路的天险——八号桥,终于在铁道兵面前低下了头。

 荣获“登高英雄”光荣称号的杨连第又光荣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劳动模范代表会议。随后,杨连第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铁道兵团第1师第1团第1连任副连长。在朝鲜战场上,杨连第多次出色完成抢修铁路大桥的任务,有力地支援了朝鲜前线的战斗。1951年5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中,所在连抢修龙津江大桥时,材料极度缺乏,他冒着美军飞机的轰炸扫射,沿着从桥上垂下的半截钢轨登上17米高的桥墩,取下桥梁枕木40多根,解决了工程的急需。7月,清川江大桥被洪水冲毁,他创造出“钢轨架浮桥”法,带领1个排,在流速6米/秒的激流中,奋战30多个昼夜,12次架设铁路浮桥,保证了洪水期间铁路畅通并使正桥得以顺利抢修,使几次中断的大桥顺利通车。8月,杨连第出席了志愿军铁道兵首届庆功大会;9月,杨连第当选为志愿军战斗英雄国庆观礼团代表归国观礼,并应邀列席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

 1952年5月15日,杨连第在清川江大桥指挥连队架桥时,被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弹片击中头部,光荣牺牲,时年33岁。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追授他“一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的光荣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各1枚。他生前所在连队被命名为“杨连第连”。

 为纪念杨连第,铁道部命名陇海铁路八号桥为"杨连第桥",并建立纪念碑。杨连第的家乡天津市北辰区建有杨连第纪念馆。

 

志在四方,万里山河铺上铁路网

 1953年9月9日,中央军委、政务院发布命令,将志愿军铁道兵和铁道兵团划归军委系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为解放军系列的一个独立兵种(大军区级)。

 在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正式命名为独立兵种的铁道兵始终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种精神,以“汗水溶化千层岩,风枪打通万重山”的气概,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辛勤为祖国万里山河编织铁路网。30年来,从大小兴安岭到五指山下,从内蒙古草原到金沙江畔,从东海之滨到青藏高原,从长城内外到天山南北,处处留下了铁道兵的足迹,洒下了战士们的汗水。从1954年到1983年止,他们先后参加修建了黎湛、鹰厦、包兰、贵昆、成昆、襄渝、嫩林、京原、京通、青藏、南疆、兖石、通霍、沪杭、宣杭、浙赣、南北同蒲、商阜、大秦、包神、神塑、集通、宝中、候月、南昆、兰新、宝成、成渝、通坨等52条铁路干线,还有60多条支线,以及北京地下铁道第一期工程等,共建铁路15000余公里(干线8900公里),约占全国新建铁路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修建的桥梁总长度420公里;修建的隧道总延长900公里,约占我国现有铁路隧道总长度的一半;完成的土石方总和达8万亿立方米,房屋390万平方米。完成投资(当时的物价)150.5亿元。这些业绩使这支光荣部队,被人民赞誉为“祖国铁路建设突击队”。

 铁道兵在历次抢险救灾中也作出突出贡献。1975年8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发生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洪水泛滥,冲毁了京广铁路102公里线路。铁道兵一师、四师等部队日夜抢修,仅用20多天提前一个多月修复这条南北交通大动脉。一师4团1连荣获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修模范连称号。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唐山大地震发生后10几分钟,第一支最早到达灾区救灾的部队是铁4师17团18连,荣立集体一等功。随后,八师、十四师等大部队迅速赶到唐山抗震救灾和抢修,10天内就抢通了京山、通坨铁路,使全线恢复通车,及时运出76000多名伤病员,运进大批救灾物资。1981年8月,宝成铁路秦岭段线路遭洪水破坏中断后,铁道兵46团奉命参加抢修,他们连续突击14昼夜,提前22天完成了抢修任务,受到中央军委的通令嘉奖和国家经委、铁道部的表扬。

 

告别军旗——最后的军礼

 

战友情谊似海深  铁兵精神代代传

 一般而言,军队在战争年代承受的艰苦和伤亡是不言而喻的,但在和平建设时期就有区别了。而铁道兵则不同,即使在和平建设时期,由于铁道兵部队所担负的新建铁路,大都在边疆、山区,地形地质复杂,气候恶劣,环境艰苦;铁路沿线有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有高山深谷和戈壁沙漠,有空气稀薄的雪山高原。还有特殊的盐湖、永冰层地段;铁道兵以劳动为荣,艰苦为荣,常年居山野,住工棚,迎风沙,斗雨雪,顶烈日,征服无数悬崖峭壁,闯过道道激流险滩,战胜了千难万险。正如叶剑英元帅在铁道兵成立30周年所题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坚持这一革命精神,为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强国,作出更大的贡献。”正因为如此,铁道兵确实是一个特殊兵种,她与所有的军种、兵种区别之一是战友情谊特别深,战友情结特别浓,铁兵精神永不忘。

 以下官兵的话足以印证了这一点,也说出了广大铁道兵的心里话。原铁五师李德有副师长在一封信中说:“铁道兵的战友情谊特深,难以割舍的是铁道兵的情结。难忘军旅生涯,难忘战友情谊。”一位名叫沈迎香的战友也说过:“铁道兵的生活环境真是太艰苦了,也正因如此,我们老铁之间的感情最深厚。无论以前是否谋面,只要我们是铁哥们就倍感亲切,这与其他任何一个兵种都无法比的。正是这种在和平年代又出生入死的恶劣环境中成就了我们特殊的情怀。我骄傲我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分子!”

 如今这个兵种改工解散了,战友们仍然在想念在寻找当年的战友。互联网的出现,为战友们寻找战友提供了最方便快捷的途径。在几百万铁道兵战友的网站——铁道兵网里,就有《铁军群英》和《寻找战友》等栏目,每天都有战友在上面发帖子。很多战友通过这种途径找到了战友,联谊沟通,共同叙旧,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在新的时期进行经济技术协作,共谋发展。这里略举几个寻找战友的动人故事。须知道,在铁道兵群体里这样的故事例子千千万万。

 华祥选,重庆市人, 1974年入伍,在铁道兵二师工通连任通讯员、班长,1978年退伍,现任重庆市金华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他给铁道兵网来函说: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念当年部队的老首长、老战友,由于30年失去联系,经过多方打听没有消息。2006年11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相识重庆铁道兵战友李金荣来本公司,他告诉我,通过《铁道兵网》可以查找和寻找昔日的铁道兵战友,十分方便。我立马在电脑上点击“铁道兵网”,通过“寻找战友”栏目找到了一些战友,其中铁道兵二师工通连文书吕桂荃、材料员吴永健等,是我非常难忘的患难兄弟。如今吕桂荃是北京新华印刷总公司第二印刷厂厂长兼书记、吴永健是山西运城永济县电厂技师。2007年五、六月,我先后专程去山西、北京,与这两位兄弟相见了,见面时我们都紧紧地久久地拥抱在一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们叙了旧,进一步加深了感情。”

 陈生根,杭州市人,1965年年底入伍,原铁四师17团修理连司务长,现任杭州市汽车东站小商品市场有限公司董事长,区人大代表。他通过网站等途径找到了当年的战友后,长途跋涉去探望。当得知有些战友生活还很困难的时候,他慷慨解囊,用自己的积蓄慰问有困难的战友。接过当年的领导司务长的慰问金,那些“新兵”战友激动不已,眼泪夺眶而出。

 西安的王山川(原铁五师22团战友,师体工队队员)和洛阳原铁五师医院的任小平护士(5.12四川大地震发生后,任小平等一批战友还以铁道兵志愿者的身份去抗震救灾)在网上寻找到在新疆为修建南疆铁路奎先达坂隧道双目失明的23团的曹新建副连长。王山川、任小平随后提出为曹新建寻找“人工硅视网膜芯片”,在战友帮助下找到了。昔日新疆阿拉沟军工厂的职工寻找30年前的工友,原铁五师战友淮行舟、任小平很快就告知了他们在中铁十五局的联系方式。网络时代的信息传递固然方便快捷,而从这里也深切感受到了铁道兵战友的深厚情谊带来的温暖。

  从这里我们深切感受到战友的情谊有多么珍贵:西安的王山川战友想念双目失明30多年的曹新建战友,在网上告知新建战友:①希望最少一两星期,我至少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听到老熟人声音真高兴。 ②希望我所看过的书认为特别好的,把书名告诉他,他叫家人从网上播来来听。 ③希望我认为特别好的歌曲名字向他推荐,他再从网上听。 ④希望我和上海刘裁缝战友两人抽方便时间同时到安徽他家中住几天,他要好好摸摸我俩的头和脸......看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

 铁道兵就是这样的一个特殊兵种,铁道兵战友就是这样的一群新时期最可爱的人,铁道兵情结就是这样的一种纯真的珍贵的友谊,铁道兵精神就是这样的一种国家和人民军队永远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2008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530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