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金明(原铁五师通工连)】  

2009-12-12 13:12:35|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

  四川大学  金明(原铁五师通工连)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到哪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时光虽然已经过去30年,但每一听到这首“周总理最喜欢唱的歌”——《铁道兵志在四方》,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我们是1976年12月在四川农村参的军,从丰都县城出发,乘船逆水长江而上第二天到重庆,一船的新兵从朝天门码头上岸步行去菜园坝火车站,又坐了7天军列,年底抵达新疆吐鲁番大河沿车站。在大河沿镇就地新兵训练了三个月,兴高采烈地戴上领章、帽徽,分配到驻守在天山北麓阿拉沟纵深100多公里的铁五师各老连队。我所在的连队是师直属通讯工程连,负责南疆线(从大河沿到格尔木市的铁路线)铁五师辖区内的全部通讯工程。当时的铁道通讯全部是外空架明线。数百公里的铁路线旁不远,沿线每50米一个电线杆,杆顶排架上掛6--8根通讯线。我们是外务连,另外还有师属特务连女兵排呆在司令部总机房里,如果通话有故障随时通知我们出勤排障,那就是我们的事了。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通讯工程连战友金明

  我们很快被分到连队里各个班,跟着老兵熟悉各种业务。同时连队还有技术员给我们讲课,主要是铁路通讯的基本知识。也有实际操作训练,常常练习夹钩钉、缠断线接头、练脚钩爬线桩等等。连队生活紧张而有秩序。但真正严酷的考验还在后面。

  我所在的铁五师通工连一排排长姓陈,也是四川人,圆头、圆脸、圆眼睛、连鼻子也近乎于圆的,像极了文革前的捷克电影《好兵帅克》中的主角。初见陈排长时我还真以为自己看差了眼,咱解放军里难道会有捷克人?熟悉以后我曾逮着个机会委婉地问他:“先祖的亲戚里有没有个外国人?”陈排长眼睛一瞪:“老子屋头祖祖辈辈中国农民,你龟儿子找些话来说”弄得我很尴尬……

  陈排长其实一直是个副排长,通讯技术绝对过硬,据说只是因为军容风纪和走正步不合《军务条令》的要求,16年的军龄仍然还是“两个兜”(战士待遇)。记忆中他着军装从来没有系过风纪扣,军帽也是随随便便搭在脑袋上,就没有戴正过。我刚分到连队里就听说,他过去带的新兵早已历练成“四个兜”,成了他的领导了,他倒不在乎。他文化程度不高,在当时风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环境下,他显得生疏、回避,甚至害怕说那些没什么中文含义的外国革命导师的名字,嘴还没张开就先打起了哆嗦。有一次他参加我们班的班务会,轮到他总结发言,需要引用马克思语录了,他憋了半天说:“麻......麻嗯......马恩格思说:……”弄得全班哄堂大笑,他倒也不在乎。不过,对有点文化程度、读过点书的人他却极敬重。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临近冬天了,按照连队安排,我们排分成了几个护线组,从师部驻地的阿拉沟沟口一直到海拔3000多米的奎先大坂隧道出口,沿线驻守半年,维护日常的线路畅通。带队的就是我们陈排长。我当时是一班副,连里安排让我带一个护线组,有山东的贾老兵、陕北的曹老兵,还有我的重庆老乡小吴,4个人驻守在离沟口75公里处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里。

  冬季的一天,天气阴沉,下着雪。陈排长带了两个兵上来,说几公里外的线给冻断了,要我们一块儿去看看。我们几个穿上皮大衣,带上两副脚钩和工具包就上路了。阿拉沟里天气恶劣,冬天常常是零下三、四十度,一泡热尿撒出去刚落地就是一滩黄冰。这样的阵势我们这些南方兵别说没见过,听也没听说过。到了现场,几个新兵争着要上线杆比试比试,陈排长叫了一个新兵脱掉大衣上去。

  凌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线杆子上风就更大,冻得更厉害。本来带着手套接线就不象平时那样灵活,新兵在上面接了一阵子冻得不行想下来,陈排长圆眼一瞪:“你龟儿子线没接好就想下来?给老子把手套脱了接!”手套脱了手就更僵,战友手指头冻得不听使唤,心一急在上面就哭开了。陈排长听到哭声更气:“你哭也要给老子接好了才下来,接不好莫想下来!”回头对我们几个咕哝了一句:“新兵蛋子就是不顶用,还得锻炼锻炼。”几分钟后,我那位战友终于手嘴并用,用牙齿咬着细铁丝拉紧,把接头按规范缠固定了才踩着脚钩下来。陈排长这才抓了一把雪在战友手上慢慢搓,边搓边对我们说:“手脚冻狠了不能马上烤,要用雪慢慢搓才不得烂掉。”平时看起来要求严格的陈排长,这时候表现出爱护战士的另一面。

   1979年初春,内地早已是改革开放,进大学实行普遍入学招考,被文革耽误了10年读书机会的青年人个个想把失去的时间找回来。我想抓住最后的读书机会,向部队提出了退伍申请。陈排长知道我的心思,赞成我想读书的想法。后来我的退伍申请得到批准,就要离开部队了,陈排长从怀里掏出一枝早准备好的、亮闪闪的“英雄”牌依金笔送给我作为记念,这在当时已算是贵重礼物了。我知道这枝笔代表的意思和陈排长的厚望。至今三十多年过去了,这只笔还在,它也伴随着我走过了三十多年。就在我写到这一段文字时还想到把它找出来以便确认它的品牌,的确是当年国产的名牌金笔“英雄”牌。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金明在授课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四川大学教授金明(中)和他的学生合影

   时至今天,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发生了极大变化,我也已经是在内地的高校任教,时间像潮水甚至将陈排长的名字也冲淡了,但我在铁五师通工连当兵的那段经历却始终不能忘怀。每一想到当年铁道兵的艰苦创业,想到当年提倡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理想主义精神,想到那些为我国铁道线建设付出了青春、付出了鲜血、甚至生命的战友,我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崇敬,也为自己的这一段经历感到自豪。

                                                          2009年11月

我在铁五师当兵认识的陈排长【四川大学 金明】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简介:金 明  1976年在四川丰都参军入伍,时任铁五师通讯工程连战士、副班长。现任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国际法教研室主任,国际法专业学术带头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6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