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王玉岐)  

2009-02-22 20:31:58|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王玉岐)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

  长春空军航空大学 王玉岐教授

     (原铁五师25团22连战友)

 序:2009年元月16日12:21

我刚从天津到首都机场3号候机楼准备办理登机手续,手机发出短信的提示音,我匆匆翻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我心里想,添乱......突然一行文字吸引了我:

“段海燕战友;我是孙剑明一个排的战友,去年看了你的文章《梦牵情绕铁道兵》并把它珍藏在我的收藏夹里,想念战友时,就会看一看你的文章......我可否与你联系?”

这是我39年来,第一次有我小舅舅连队的的战友主动与我联系的,我很惊讶,又觉得很重要,急忙回复:“谢谢战友,我在首都机场,晚上回成都后再联络。”

 12:47对方回复:“好的,我叫王玉岐,69年入伍,70年去了空军,现在长春空军航空大学退休,我虽然在铁道兵的时间不长,但特别怀念那段生活......”

 我在C2登机口,静静的思索着往事:39年了,小舅舅牺牲在成昆铁路渡口支线的九道拐隧道已经39年了......

 候机大厅的广播打断我的思绪:前往成都的旅客请注意,我们很抱歉的通知大家,由于飞机延误,4106次航班推迟2个小时登机......于是,我急忙翻出手机主动给老兵联系,询问他当年我舅舅牺牲时的细节......

回成都后,我们通过邮件交流......让我知道了当年的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段海燕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王玉岐)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昨夜的梦里,我又惊醒:我又回到了攀枝花,又一次梦见了40年前我当铁道兵时的战友孙剑明同志……虽然他已牺牲39年了,但他的离去仍然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我常常在梦中与他相见:梦中的他,依然穿着那身洗得发白的军装,鲜红的领章帽徽映衬着年青的军人,格外英俊潇洒;高大的身躯,浓眉大眼帅气阳光的他,依然伟岸挺拔;棱廓分明方正的脸上依然带着春风般和煦的微笑......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 王玉岐)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合家欢送孙剑明(前排中)参军留念(1968年3月29日)

   1969年,我参军来到驻扎在四川渡口(后更名为攀枝花市)的铁五师二十五团二十二连,成为一名光荣的铁道兵战士。在那里我认识了68年入伍的成都老兵孙剑明。我和剑明同在一个排,我在风枪班,他在木工班。剑明同志为人热情,随和坦率,说话和气,是我们新兵最喜欢的那种老兵。我俩尽管不在一个班,但我们很快熟悉并成了好友。剑明的父亲是老红军,但他从不提自己优越的家庭;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到高干子弟的派头;在连队,他总是乐于助人,有很强的亲和力;在施工现场,他身上有一种吃苦耐劳不怕牺牲的铁道兵精神。

   那时,我们团担负着成昆铁路渡口支线九道拐隧道的施工任务。我们连负责九道拐隧道出口下导坑的掘进,处在工程尖刀班的位置。为了“让毛主席睡好觉”,为了“与帝修反争时间抢速度”,全连指战员没日没夜地奋战在第一线,节假日从未休息过,记得那年的大年三十,我们都是在隧道里渡过的。那时,我们风枪班是上班一身汗,下班一身泥。而且每次上班,我们班总是最先进入掌子面,最后离开掌子面。那时,我特羡慕木工班,认为木工班既能学手艺,活又轻松些。后来在剑明那里我才知道,其实木工班的活一点不比我们轻松。木工班的任务是把坑道里支上圆木棚架,防止塌方。平时要大量往坑道里运圆木,每根圆木轻者一二百斤,重者二三百斤,并且危险性很大。一个工班下来,每个人都累得腰酸背疼,但剑明同志从没叫过苦和累,总是脏活累活抢着干,危险时刻冲在最前。

   剑明同志是多才多艺的老兵。他上班进隧道施工和大家一起打眼放炮,下班休息还要为连里出黑板报,为施工加油鼓劲。69年年初,我们连在营房附近修建了一个操场,为了这个操场,全连干部战士付出了艰苦的劳动。大家在工休时间,用八磅铁锤打眼放炮,在光秃秃的石头山上竟然劈出了一块球场大小的操场。在修建操场的过程中,剑明同志精心设计制作了操场周围的标语牌、语录牌,就连操场上逼真的毛主席画像也是出自剑明之手。剑明还是我们连的篮球健将,每次营里组织篮球比赛,赛场上总能见到他灵活机智的身影。剑明特别关心战友,有一次我在打风枪时钻杆突然折断,我的左手腕被钻杆的断面割了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当时是他送我到卫生所包扎,并嘱咐我安心疗伤......但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这样一名深受大家爱戴的战友,在没有一句留言的情况下就悄悄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1970年3月的那天下午四点钟,连里突然吹起了紧急集合哨。当连长沉痛地向全连宣布了孙剑明同志牺牲的消息时,我一下子懵了,陷入了极度的悲痛,我无法相信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痛心现实,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剑明的身影。那一周,木工班的任务很重,连里决定木工班的同志要随叫随到。所以那周木工班并没和全排一起上班,当时我们排上大夜班(午夜12点到凌晨6点),而那天下午孙剑明同志正和付学云同志一起在隧道中搭建边墙的支撑木架。由于作业面刚放过炮,隧道里的烟还没排净,能见度很差,但他们没有退缩,抢时间抓紧工作。当他们立起一根方木时,方木触动了在剑明头顶上一块已被开山炮震松了的巨石,不该发生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孙剑明同志和付学云同志就这样牺牲在同一块巨石下,鲜血浸染在九道拐隧道......

   当晚,全营召开了追悼会,悼念孙剑明烈士和付学云烈士,全团的成都籍老兵都自发来为他送行......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去渡口市盐边县的同德烈士陵园,为烈士选择永久的安息地。那时的我,心中忍受着巨大的悲痛,一锹一锹的挖着,每一锹挖下去,我心中都是一阵剧痛。当安葬完烈士,望着永远阴阳两隔的好战友时,我不禁悲从心中来,放声痛哭:相识仅一年的战友为何就这样匆忙地离开了我们?

   第二年,我考入空军,从祖国的大西南辗转到了祖国的大东北,从此,再也没有机会重回攀枝花祭扫烈士墓看望我的战友......

   岁月匆匆,思念萦绕,几十年过去,铁道兵早已从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消失了。可重回攀枝花找寻自己铁道兵的足迹,却是我多年的梦想。那里,曾是我青春梦想放飞的地方;那里,有我受用一生的精神源泉;那里安卧着我最怀念、最敬爱的战友......

   多少次梦回攀枝花,多少次梦游金沙江,多少次与烈士在梦中握手……能为烈士再掬一把土,是我一直埋藏心底的夙愿。

   攀枝花,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剑明,我的铁道兵老战友,您在天堂可好?

 

                                                王玉岐   2009年2月于长春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 王玉岐)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成昆线上的九道拐隧道

怀念我的铁道兵战友(长春空军航空大学王玉岐)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通联:长春空军航空大学 王玉岐

Email: QY1950@QQ.COM

电话:13180896618

 

压题照片:

【练习机获奖了】——长春空军航空大学 王玉岐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19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