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2009-03-25 11:23:27|  分类: 重回部队旧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二 上 久 仰

原铁五师24团 徐彻(巴蜀书社)

   返蓉后,我们当年的铁道兵战士重返云南、贵州的行动传出后,得到了周围同事和朋友的高度赞赏,纷纷表示如果我们再去,也带去他们的爱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收到衣服100多件,甚至还有毛毯、被子等大件物品,东西就暂时堆放在王敬业家里(他家住底层,还有小院)。

   5月,我给南甲村小学的同学写了一封信,顺便把照片给她们寄去,过了不久孩子们有了回信;女同学写了一封,没有见面的班上的男同学也写了一封,我把这两封信复印了在战友们中间传阅。

   到9月底,我们收到的衣物已经有14个大编织袋了,我还通过和印刷厂良好的关系免费搞到了800多册各种图书;放在王敬业家里堆成小山的衣物和图书,都是捐送者们的一片诚挚心愿。

   2005年国庆大假期间,王敬业还带着他们单位的一对小两口去久仰旅游;这次他去看了他们12连的原驻地,在录像里,现在已经是稻田和山坡了,久仰乡的民政干部邰光中陪着他在山上转悠,请他去家里喝自酿的杨梅酒,还带回了向我们的问候,也带回一瓶杨梅酒让我们分享。

   于是在王敬业第二次久仰之行后就开始再上久仰的具体准备工作了。

   10月中旬,成都的战友们又聚在一起,具体落实再上久仰的事宜。会上,我向大家通报了准备情况。因为书籍太多也太重,无法用汽车拉去,所以书就通过我们出版社的发行部门提前用火车货运发到凯里去了,一共500公斤;半年来王丽也和我们通过好几次电话,由于她在南加主管教育工作,收件人就填了王丽,也算是对我们上次许诺的落实吧!由于衣物也不少,所以我租了个朋友的三菱越野车,价钱很便宜(每日200元)。张光烈、王敬业以及我是一直表示还要去的,张光烈从8月开始就经常打电话来询问什么时候再去久仰,心情十分迫切,还说,他已经准备好了一首歌要唱给久仰的乡亲们听。夏家珍(成都五一打击乐器厂)、崔玉声(四川新华印刷厂)也表示要去,罗锦心夫妇之前决定赞助当地一个中学生读书,也要一起去落实,就定下来7个人两部车(罗锦心夫妇到久仰把事情办好后就要去海南三亚过冬,回程也就一部车,再有人去也没有办法了)。

   考虑到此行是上次活动的继续,还要付租车费,罗付淙当即捐了300元表示支持,在他的带动下,其他不去的战友也纷纷解囊,根据各自能力,共凑了1400元。

   11月2日早上到王敬业住处装上衣物,然后在成渝高速公路收费站与罗锦心两口子会合,一行两车按计划出发,过内江接上张光烈再去隆昌把他募集的衣物带上。当天过合江、渡赤水河进入贵州,又经怀仁茅台镇夜宿遵义。

   这次住的地方是个区政府的招待所,而这个所里有个老同志居然是我们同一年入伍的铁五师23团的战友,欣喜之下就托他帮忙找上次没有找到的同是23团的田景安。说起当年修建贵昆线时驻扎在梅花山上凿隧道的日子,他说真是苦不堪言,到现在也还觉得当年参军是受骗了,一直骂骂咧咧的,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对年轻时的选择,我想都是有利有弊的,看积极点它就是财富,看悲观了就会觉得是人生的挫折。但是不论怎样,过去的一切都不会再回来,努力让今天过得比昨天好才是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3日天一亮我们就出发了,在凯里吃过午饭后再往剑河驶去,依然是沿着上次的路线,依然是坑坑洼洼的道路,行进不快。过革东时已可看见很多具有苗侗风格的建筑拔地而起。王敬业说,国庆节他来时,邰光中带他去了剑河温泉,风景也很不错,于是,我们就驱车前去温泉,洗一洗路途的风尘;剑河温泉规模还不小,也许不是双休日和节假日的原故吧,人气不旺,泡完澡天色已暗,便在剑河县城寻上次住过的旅馆下榻。

   2005年4月我们一上久仰的时候,原是准备在那里住上一夜的,可惜山上没有旅店,此愿望也就只好做罢;现在,久仰已经有了一家小旅店,终于可以满足我们上次未尽的愿望了。

   从成都出发时,我们随车已经带上了所有做菜的调料,还带了一只成都很有名的“樟茶鸭”、一桶(10斤)白酒和一口袋柚子及不少糖果点心,我们觉得,乡干部是我们国家最基层的、也是最辛苦的干部,我们一定要亲手做顿可口的饭菜犒劳犒劳他们,以表示我们的敬意!

   4日,吃过早饭,在剑河县的农贸市场买了鲜活的鸡、鱼、肉和新鲜蔬菜等食品后便向久仰乡驶去。途遇山间伐木封闭公路,又遇贵州省人大和政协代表视察苗乡的车队,耽误了一点时间,在10点半左右到达了久仰乡。乡民政干部邰光中及纪委陈书记已经等在乡政府,他们刚接待了省里的人大和政协代表,现在代表们由乡长和书记陪同坐车上山视察去了,一会要回到乡里吃午饭,我们就把带去的15包衣物卸了11包交给邰光中,王敬业专门给邰光中一家带了几件衣物和书籍,以感谢他国庆节来这里时邰对他们的热情关照,在张光烈的提醒下,王敬业还写了一个情况说明,以免去邰私自占有捐赠物品的嫌疑。

   由于乡政府食堂中午要接待省和人大代表,我们就在邰光中家吃了一顿苗家小吃“煮灰粑”。(灰粑是苗家的一种常备食品,具体做法是:把浸泡过的大米磨成浆,用白布包好,再浸泡在草木灰调的水中,十天半月后取出做成粑晾干,可以存放一年而不会变质;吃法多样,可煎、可炒、可煮。)

   午饭后,邰光中带着罗锦心夫妇去到久仰乡民族学校,找到他们准备资助读书的李红梅同学,面谈后基本满意,就找到校长给她交了一年的学费并约定每个期末要向他们汇报学习成绩,然后再寄下一年的学费。(一年多来,李红梅一直没有来信汇报学习情况,他们夫妇的赞助也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随后我们一行又驱车前往南甲小学;半年多来,那些孩子们的笑脸一直在我们眼前浮现,“爷爷们请一定再来”的话语,让我们不可能辜负孩子们真诚的期盼;我在出发前专门去文具商店买了40支钢笔,准备送给他们班上的同学们,鼓励他们好好学习,东西不多也就是个心意了。

   当我们到达南甲村小学的时候,学生们正在上课,但操场上有几个学生在打篮球,另有十几个小一点的孩子看见我们一行就跑出了一间极其破烂的房子观望。学校的康校长接待了我们,听我们介绍后他说,你们上次来这里,不光全校的师生都知道这件事,就连全村的人也都知道了;你们这些老兵40多年来还想着这个处在深山老林的苗族地区,不远千里回来看望,与孩子们合影,还送给他们钱的行为让这里的老老少少都十分感动。

   康校长接着把这个小学的情况给我们做了介绍。他说:这个村小学成立还不到6年,现在也就只有6个年级(班),学生113人,老师连他这个校长在内只有5位,所以,每次上课就只有一个班自习,一个班体育;你们看见小点的就是一年级的,打球的是三年级的。随后我们跟着康校长来到五年级的教室门口,我们一眼就看见了李静等与我们巧遇的女同学们正在聚精会神的听课,校长与上课的老师打了个招呼,老师停下授课与我们一一握手。当他接过我们带来的钢笔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女同学们也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我们知道,东西不多,也不值钱,但是,这是我们山外的人对他们的挂念和鼓励,因此他们也才表现得如此激动。看着简陋的教室,我们当即凑了600元钱交给校长,希望他用这点不多的钱为学校添点什么。我们的行动让康校长不知说什么好,马上就决定开个全校大会,一定要我们讲话,我们一再推辞,但是康校长说:你们说的话会比我们老师天天说的效果要好很多,这也是一次很难得的思想品德教育,我们听后也就不好推辞了。

   在会上,我简单讲了一下我们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以及对孩子们要为改变家乡面貌好好学习的期望;张光烈有当教师的经历,他指着一年级那破旧的教室说,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破旧的房屋竟然会是一间教室,并留下了伤心的眼泪;夏家珍向坚持在这样艰苦环境里传授知识的教师们深深的鞠了一恭表示敬意;罗锦心讲了“落后的地区是由落后的观念而造成的”道理;王敬业充当了全程摄像师,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了;最后,康校长在讲话中说,要把我们捐的600元钱作为全校的奖学金,希望同学们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我们这些爷爷们的热心期望!

   后来我们得知,这个学校成立5年多来,前后一共有七八位老师,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李静班上的范老师是唯一坚持下来的。现有的老师里还有2位是民办教师,每人每月微薄的200元工资也是全村人凑的,学校去年刚建了一幢三层楼的房子,每层只有3间,1间是教师的住房,2间作为教室,再留一间做办公室,也就只剩5间,一年级就只有在破房子里面上课了,学校今年刚装了电话。这样艰苦的办学条件与教学队伍现状,是我们这些城市里的人很难想象的。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战友们和南甲村小学的孩子们在一起

   告别孩子们我们返回久仰乡,与乡政府的食堂承包人李梅说好,就租用她的用具做开了晚饭。有樟茶鸭(从成都带的)、王敬业拌的红油鸡块、崔玉生炒的回锅肉、我做的油酥花生米、张光烈烧的大蒜鲢鱼等,还有就是当地做法的水煮鸡了;另外还有水果、糖果和代装牛肉干等小食品,菜品十分丰富;酒也是我们从成都带去的一大塑料桶的原度基酒。本来是准备请全乡干部的,但是不知道邰光中怎么去和乡长讲的,吃饭时就来了乡长(兼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3个人,加上邰光中一家3口和李梅分两桌而坐。

   席间,我们了解到久仰乡是剑河县海拔最高的乡,全乡人口不足3万,没有一个企业,是纯粹的农业乡,人年均收入不到600元(一年多的时间提高了100多元),每年的农业税都没有能力交纳;乡里20岁到50岁的青壮年基本上都外处打工去了,想找个有点文化的人当村干部都十分困难,因此,农村工作基本上都是由乡这一级去做,乡政府虽然有一台很破很破的北京212吉普,但车况很差,乡里一半的寨子都不通公路,所以,乡干部下村去大多都是靠双脚,一去最少三天,其艰苦与困难就可想而知了。

   此次出行,张光烈还带上了他40多年前在久仰那棵风水树下的照片,乡干部门传看后感概不已,现在,山上已经没有大一点的树了,这棵树因为是碧霞寨的神树,才得以幸存下来。

  不知何时,乡长兼书记不声不响地就走掉了,我们心里老大的不舒服,好在两位副书记还陪着我们,也就不去计较了。酒喝得很高兴,邰光中又回家把他自己酿的杨梅酒拿来招待我们,张光烈唱起了他在家精心准备的歌曲《再见了,大别山》,只是把“大别山”改为“久仰山”了:

   相逢又分手,告别众老友,山山水水盼我归,一石一木把我留。久仰山养育了我,我要把它铭记在心头!……”

   深情的演唱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大家在他唱完后又齐声高唱起了军歌:《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当晚就住在久仰的小旅店里,11月初了,但是,山风竟没有一丝寒意,寂静的大山伴着乡政府所在地的点点灯亮,让我们觉得这里也还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第二天(5号),吃过早饭我们就离开了久仰乡,王丽如约在剑河县城与我们会合,带我们去她挂职的南加镇;汽车沿清水江而下,江水碧绿,山树茂密,山谷中风光秀丽,河滩上芦苇摇曳,让人目不暇接。离开县城不足20公里,沿江的路就极其难走了。王丽告诉我们,由于下游的电站马上要蓄水了,这条路就要被淹没,上面100多米的山腰正在抓紧修建新路,所以,这条老路就没有保养。山上不时有飞石滚落在老路上,通行时不光速度不快还要注意观察,以免被坠石击中。

  途中,罗锦心的轮胎被片石划破,我又返回3公里帮他换胎(他车上的千斤顶没法用),下午3点,我们一行才到达南加镇,70公里的路,跑了5个小时,可见路是极其难走了。

   吃完饭,王丽副镇长叫上镇派出所所长,开着他们的北京吉普,带我们去看一个高山湖泊。车沿着一条之字型便道艰难的行进,我是第一次在这样陡峭的路上行驶,坡度在35度左右,直行不到30米就是个回头弯,看着这样险峻的山路,车内一片寂静,好像一说话车就要撞到山上似的,有王敬业这个老司机在边上,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后,夏家珍说我像个森工局的司机,方向盘玩的挺转的。

   好一会才到了山上,一个湖泊呈现在眼前,面积大概有10个足球场那样大;王丽介绍说,这是个湖叫“嫂塘”,下面还有两个小一点的,一个叫“姑塘”,一个叫“子塘”;水多时三个塘就连在一起了。据地质专家考证,是由亿年前的一次地震形成的,有人用绳子测到60米还没有到底,所以到底有多深谁也不知道。时间已是傍晚,天空中一抹火红的晚霞映在湖面上,几个侗族妇女在湖边洗衣服,别是一番景致,我赶紧按下快门,把它纪录下来,回家后把它放大挂在了我的客厅里。(可惜在重装电脑系统时没有保存好,给丢了,不然,配在这里就图文并茂了。)

   现在如果再去看这个“嫂塘”就不用走险路了,老公路已被水淹,新公路离湖就几百米,可以开辟成一个不错的旅游景点。

   返回南加镇晚饭,席间,王丽叫来饭店的老板娘为我们唱侗歌助兴(老板一家都是侗族),其中有一首从正月初一唱到十五的特别有意思,把侗族的风土人情都唱到了,只可惜没有纪录下来。

   第二天(6号)上午,王丽说我们寄的书已经拉回来了,我们便去到镇政府把带的3包衣物和书一并委托王丽替我们分发。镇长接见了我们并介绍了电站蓄水后南加镇的规划和发展前景:锦平电站蓄水到268米时,这里将形成库区最宽阔的湖面,因此,旅游前景很好,现在也在加紧建设。

   由于还要赶路,我们谢绝了镇长的挽留,分别时,王丽哭了。一个女同志,离开县城抛家离子到基层锻炼,其辛苦和孤独是可想而知的;上次她在县里以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身份接待我们,这次我们专程到她锻炼的地方看她,还带去书籍和衣物支持她的工作,眼泪中包含着她的感动与不舍,我们说了些鼓励和安慰的话就上路了。

   由于来时的路太难走,所有的人都不愿从原路返回,就绕道经锦屏奔黎平的肇兴侗寨而去。途经黎平,恰逢黎平机场开通之日,公路上马车、汽车、拖拉机、走路的车水马龙、人山人海,从主干道进机场的3公里专道上挤满了身着节日盛装的各民族老少,场面十分壮观。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通往黎平机场的道路

    中午时分到达肇兴侗寨,肇兴被05年的《中国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值得一看的民族村寨之首,分上、中、下三寨,建筑极具侗族特点,鼓楼群立,花桥四处。在一旅游定点饭店午饭时,一女服务员为我们每个人分别唱了一首侗族的祝酒歌并灌了一杯酒;女孩声音清亮、干净甜美,按学过专业的张光烈的评价来说就是:嗓音条件很好;饭店经理介绍说她是寨子艺术团里的台柱,难怪声音不错。张光烈唱了一首饭店经理点的《木鱼石的传说》作为回敬。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徐彻在肇兴侗寨留影

   在从江与罗锦心夫妇分手后夜宿榕江(罗夫妇独自驾车由从江入桂,游桂林后去海南岛过冬)。

   7日早上,游览了榕江著名的千年榕树群后,经都匀上贵新高速,绕贵阳夜宿遵义,仍入住那个区政府招待所。

   那天是我61岁生日,战友们在老鸭汤餐馆给我做生,顺便庆贺我们此行的圆满结束。饭后,又去川剧团和市文工团打听田景安,仍然为果,只好把写着我们电话号码的字条交给在招待所工作的那个我们一个师的战友。

   8日经重庆返蓉,去隆昌接上张光烈的老伴,顺便嗟了一顿当地有名的羊肉汤锅,过内江放下张两老口,于下午6点回到成都。

   二上久仰,送去图书500公斤,码洋约8000元;衣物15包(没有统计件数),除去租车费1200元,每人用了1300元,所有过程和账目在回来后都向战友们作了汇报。

   二次久仰之行,了却了战友们上次的愿望——为边远山区尽点微薄之力,也使我们的灵魂得到升华;看见南甲小学那简陋的条件和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目光,我们又有了第三次久仰之行……

   2007年11月终于进行了我们的第三次久仰之行,此行除了王敬业与何秉忠外,我还邀请了我的三个朋友,加上我爱人和小姨子,8人开两车就直奔久仰而去。

   此行又带去了募集的图书和衣物共300公斤(也是提前用货运方式发过去);我随车带去一台电脑,王敬业带去一台DVD和一些教学片,都是赠送给南甲村小学的。

   过遵义时去看望了田景安战友,他依然是那样热情,在饭店摆酒为我们接风。

   原剑河县城已经被水淹没,王丽也调到县科技局作副局长,她在新县城接待了我们并安排我们住在了温泉宾馆。

   锦屏水电站蓄水高达186米,两岸风光十分壮丽,不过尚不为人知,所以很少有人前去旅游,我们也没有多少心事观赏景色,就直奔南甲小学而去。

   南甲村属南哨乡,乡长听说我们要来,专程到学校接待了我们,并请我们吃了一顿饭。饭后,去学校把东西送掉,与孩子们见见面就往回走了……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徐彻夫人重回贵州剑河部队旧址给南甲村小学的孩子们上课

   回程顺便去荔波看了看大小七孔风景,虽然比不上我们四川的九寨沟,但还是不错;贵州的黔东南,因为没有什么工业污染,是中国难得保持着原始地貌风光的地方,很值得去游览。(照片:荔波风光)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荔波风光

   回程无话……

   三年三上久仰,我们了却了四十多年的部队情结;

   三年三上久仰,我们激发了即将老去的生活热情;

   三年三上久仰,我们体会到无私帮助别人的乐趣;

   三年三上久仰,我们升华了为人、待事,无欲、知足的理念……

   生命不息,追求不止;我们现在尽管已经没有事业可奔了,但是,我们还希望可以对别人、对社会有所帮助。大爱是可以、也是应该延续的,当每个人都向别人献出爱心的时候,(如汶川地震全国人民对四川的无私支援一样,)这社会就是真正的和谐了。

                                                     2007年2月第一稿

                                                     2009年2月第二稿

二 上 久 仰(铁五师24团 徐彻 . 巴蜀书社)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贵州黔西杜鹃

 压题照片:

 铁五师21团、24团63年成都籍战友重返贵州剑河

 部队旧址与南甲村小学师生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09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