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2009-03-30 14:38:24|  分类: 重回部队旧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难忘那座小县城

     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米易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地处攀西大裂谷,紧邻攀枝花市,由于该地区在攀西资源的“金三角”腹心地带,其稀有矿产资源极其丰富。

   为建设祖国西部最大的钢铁基地,党中央决定要修筑一条具有战略意义的成昆铁路,善啃硬骨头的铁道兵第五师奉命接受了该线最艰难的一段施工任务,师部就驻扎在米易县 。六十年代中期,三十余万人决战在举世惊骇的成昆铁路线上。

   在我的记忆里,米易不仅有险峻的高山、纵横的江河、肥沃的土地,更有那淳朴的民风。在我的眼里,它宛如一幅泼墨写意的山水画,那美叫人难忘,催人向往。我们“铁道兵战士重返故地游”在阔别米易三十五年之后,在攀枝花盛开的春天里,我们回到了营地,我们回到了米易——铁道兵战士心中永远的第二故乡。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在我的记忆里,米易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县城。当得知我当兵的驻地在那里时,年少的我在四川的地图上找了好久,才在四川的西南角找到了它,这是—个汉、彝族聚集的边陲小县。听说我要去米易,那些走南闯北的长者告诉我:“米易真是个好地方。你听听它的名字多好啊——米易、米易吃大米容易。”那个年代,这个字眼实在太诱人,长者随意的一句话,让我牢牢地记住了它近四十年。

  那年的初冬我到了米易,师部就驻扎在米易县城旁的山坡上,作为师宣传队歌唱演员的我,每天出早操完毕后,时不时的会站师部大礼堂旁的坡上对着米易方向喊上几嗓子。冬天的米易晨雾蔼蔼,坡下一片白雾茫茫,那晨雾象白色的轻纱围绕在我们身边,也静静地覆盖在这片大地上。太阳的晨光慢慢地从山颠露了出来,薄雾渐渐地散尽了,远山近景露出来了。我看见:绵绵群山重峦叠嶂,安宁河水静静地在脚下蜿蜒地流淌着,显得那么平静从容,它千年不变地灌溉着两岸的万亩良田。晨风中,广袤的甘蔗林抒展着它的长叶,像多姿的舞者在挥动她们秀逸的水袖,那美景让我们这些来自城市里的女兵着了迷。

  来部队前,我也听到过人们对米易县城的不同的说法,但我还是在猜想着自己心中的米易,不知是对它感到好奇,还是感到新鲜,米易县城仍吸引我。

  一天中午,请好假的我便一人到米易县城去了。我沿着师部“之”路的山路快步下了山。山脚不远就是米易的长途汽车站,说是长途站,最多不过两辆破旧的老式客车,在那里等候去附近不太远的客人。唯有路边那棵粗壮高大的攀枝花树格外惹人注目。离汽车站不远处,出现了一些陈旧的红泥干打垒平房,我上前去问县城还有多远,当地人告诉我,这里就是米易县城!我站在三叉街口环顾着它:这是一座地处高山河谷之间,举目便能望穿的,以南北走向为主要街道的小县城。街上行人不多,作为一个县城,似乎显得过于冷清了些。我不由地想起临来之前,老兵笑着对我们这些新兵说:“米易县太小了,一只烟还没有抽完,县城就逛完了。”街道两旁大都是的红泥平房,一家紧挨一家,有不少民房的门都是木板长条拼板门,这种门在当时的四川民居还真不少见。整个县城除了红土路就是不宽的石板路了,由于年代过于久远,石板路已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我走在这凸凹不平的路上,我总感到沿街的民舍里不时探出姑娘、小伙儿的头注视着我,我知道是我的军装吸引了他们。每到这时,我总会骄傲地昂首挺胸朝前走去,心里那个美啊,此刻的我仿佛就走在成都繁华的春熙路上......我看看四周,县城里别说是饭馆了,连一家卖小吃的都没有。唯一有点色彩的就是一个不大的百货合作社,那时的它也就是卖一些针头线脑的小东西,有时候也有一点普普通通的糖果点心,但也要凭票供应。就是这样,也挡不住女兵爱美的心,看着花花绿绿的针线,我心里也挺开心。城里有一家简陋的照像馆,一扇旧木门虚掩着,里面挂着一块黑黑旧旧的厚布帘,我好奇地撩开布帘,一位老师傅迎了上来,客气地说道:“解放军同志要照像?”刚刚穿上军装的我,脸一下红了起来。老师傅接着说道:“照一个吧!”我小心地把辫子放在军帽里,端端正正坐在那儿,紧张的我还没有笑开,只听得“叭”一声,老师傅说道:“好了!”照片里是一张稚嫩与羞涩的脸,这也是我在县城照像馆拍得唯一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我保存至今,每当看见它,我嘴角总是泛起一丝笑意,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想起许多往事......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在米易照相馆拍摄的唯一一张照片

   县里有个门面不宽的邮政营业窗口,每每路径那里,我总忍不放慢了脚步。那里永远都是最忙碌的地方,发送着报刊、传送着信件、传递着包裹、收发着电报......看着那里排着长队等候长途电话的人们,我也是心生羡慕。要知道,那时通讯设施较落后,人们能在邮电部门的帮助下,给家人打个电话,听到亲人的话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才到米易时,可能是由于水土的关系吧,我老觉得嗓子不舒服。县城的中心街上是县的中医院,我常常到那里去看病。给我看病的是一位二、三十岁年轻男医生,他给人的感觉:干练精明。听人说,毕业于华东的一所名牌大学。在那个小县城里,他的医术绝对算的上是一流了。记得他每次给我开的药方里都有一味叫“木蝴蝶”的中药,第一次见到“木蝴蝶”,我只觉得那“蝶”太逼真、太漂亮:那淡黄色两片薄叶形如蝶,它那半透明的一对“蝶翅”,会发出像绢丝般的美丽光泽,我真佩服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造物本领。翩翩欲飞的“木蝴蝶”具有清肺热、利咽喉的功效。直到现在,谁嗓子不舒服,我就会对他说,加点“木蝴蝶”吧,那药好。

   我中学的朋友,也是我“同桌的她”,上山下乡正好来到米易插队锻炼,她常在中午到宣传队女兵宿舍来找我,不是带几本书好看的小说,就是给我讲点她所见到的新鲜事。每次她的到来,总会让人感到高兴。

   那是一个秋的午后,她急匆匆地来到了部队告诉我,她在县里工作的姨请我上她家里去做客。我顺着山路送她出军营,米易的秋是凉爽的,万里晴空懒懒地挂着几丝悠悠白云,徐徐微风掠过身边显得十分的惬意。俯瞰平川,安宁河畔的稻子成熟了,金灿灿的稻谷连成片,风儿吹过稻浪滚滚,像金色的海浪涌向远方。米易的土地从来就没有歇息的时候,肥沃的土地在勤劳的米易人手里变幻着五彩斑斓的颜色。临别时,她悄悄地对我说,姨家还有好东西等着我的哟。第二天,我如约而至的来到了她姨家。我推开院门,这是一个大约只住了两、三户人家的小院,院内宁静且整洁。只见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站在院中央,她清瘦的身材,微黄的脸上有不少淡淡的雀斑,腰间扎着一条花布围裙。她看见我笑了,说道:“家里太窄、太黑,我们在院子里吃吧!”她一边热情地招呼着,一边麻利地从屋里搬出一个矮矮的小餐桌。从她的口音和麻利的动作看,不用猜就知道,她是一个典型的重庆姑娘。我们刚坐下,她就端上了一锅热腾腾的东西上来,我们忙把锅盖打开,一股子肉香扑鼻而来,哇!不得了,那是一锅猪肥肠炖白萝卜,那白白的汤面上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花。整个空气中弥漫着肉香,那个香啊,准能香透半个米易城。我和“同桌的她”别提有多高兴了,我俩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脸上绽放出花一般的笑容。要知道那年月能搞到一副“猪下水”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哦!我们赶紧起身,把院门栓好,生怕这四溢的肉香会招来邻家的小姑娘,那顿饭真得好香,好香......

  记忆中的米易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县,一个简简单单的城。正是它那朴实善良的百姓和独特的风土人情,好似一幅幅素描展现世人的面前,着实叫人难以忘怀。 

   怀着对那片土地的思恋,怀着对昔日营地的向往。我们“铁道兵战士重返故地游”要整装待发了。对这次的活动,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从头到脚的用品,我都仔仔细细地考虑到了。因为,在我的记忆里,米易还是那个偏远的小县城,还是那个物资供应匮乏的小城镇。

   二OO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清晨,凝聚着我们铁道兵战士的汗水乃至献出生命成昆铁路,送我们回到了阔别了三十五年之久的米易县。

   一出车站,我立马感到印象中那清静的车站热闹起来了,站外的两旁,全是叫卖的小商小贩,他们几乎要压断了路。我们的车只好慢慢地向前行驶着。因为我们一大早就到了米易,大伙又心急火燎的要到营地去,我的司机朋友,便把我们带进了县城里的一家小面馆。我们刚刚坐定,一个伙计模样的中年人热情地过来招呼着我们,我看着那面牌:牛肉面、猪肉杂酱面、红烧排骨面、绿豆稀饭、馒头包子......战友们你点这,他点那。突然,我被一阵油香引到门外,只见一位师傅很熟练地在摊炸一种面饼,那面油油的,软软的,面筋特好。师傅在刚刚炸好的面饼上,放上一小撮嫩嫩的葱花,那香味随风飘来,直搅的味觉不宁。看着战友们点的一桌早餐,我还是忍不住叫上了几张饼。那饼香酥脆,大伙儿一个劲地交口称赞。来自川菜故乡的我,能被这油饼馋成这样,真是件不容易的事,足以见它的香。

   我们一行乘车来到了往日的军营,我站在那高高的山坡上放眼望去, 这是一个春的早晨,太阳象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从黛色的山峦后面慢慢地探出头来,她用她那柔柔的手抚摸着这片属于她的山河与沃土。春的风凉凉地吹拂着我的脸颊,这风是那样的亲近、那样的熟悉,我凝望着远方,任凭着它恣意地撩动我的长发,我的衣襟......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站在昔日铁五师师部旧址远眺:

米易车站、米易县城近在眼前,攀西高速贯通群山。

  亚热带的气候,让这片肥沃的土地一年收获着三季优良的稻谷。“米易、米易,吃大米容易”这句民间对米易充满赞赏的话,基本上概括了米易地区主要以盛产优良的大米而闻名于世,它是四川西南地区的米粮仓。春天的米易是播种的时节,农田里应是农夫们忙碌的身影。而此时出现在我眼里的却是一片片的大棚蔬菜基地和安宁河两岸一排排的新楼房,对面的山脚下是新开通的西昌——攀枝花的高速公路,它象一条银色的项链围挂在攀西大裂谷的群山峻岭之中。我好奇地向一位大伯打听,为什么不种稻子了?他指着山下那一片片的大棚说:“现在只种一季稻了,其余时间都种蔬菜了。你们不知道哦,种蔬菜不仅比种大米的经济效益好,还能解决城里吃菜难的问题。”他看我们一脸疑惑的神色,他更加得意地说道:“这些蔬菜不仅要供到攀枝花,还要送到成都和北京,你们饭碗里的反季蔬菜可能还是我们米易出的呢!”听他一席话,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棚蔬菜基地,我被市场经济的魅力所折服。那句让我牢牢记了它近四十年的话,在今天已被彻底的颠覆了。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新建的米易县人民医院

   走在县城宽宽的柏油路上,我仔细地搜索着记忆里的点点滴滴,我在寻找那个陈旧的照像馆、寻找那个让我第一次见识“木蝴蝶”的中医院、寻找那个笑声萦绕的小院......我茫然的在这里寻找着,我仿佛到了一个我从未来过的陌生城镇,我什么都没有找到,它们都悄悄地无声无息在旧址上消失了。我突然感到县城怎么变得复杂了起来:新建的办公大楼、新开发的商品房还有职工宿舍房林立在街道旁,南北东西的主要大街上,还分有上街、中街、下街,南街和北街,不时有“的士”在我们身边驶过,我站在十字路口,感觉就一个字“晕”。我突然觉得县城怎么变得热闹了起来:到处是来往的人群,那百货超市、婚纱影楼、美容美发店、名牌服饰比比皆是,小的饭店,大的宾馆布满大街小巷,飘香四溢。我们站在马路上,感觉就一个字“醉”。

  傍晚的太阳是迷人的,此刻的她就象一个活泼调皮的小姑娘,把她的小脸藏在山的后面,她把光芒四射的余晖洒向山川、洒向河流,在她身后留下一片辉煌。

  我们来到县城的文化广场,这是一个面山靠水的好地方。今晚这里真热闹,有搭建舞台的,有搬布景的,还有灯光师在那里忙活的,广场中央整齐的排放着一排排板凳,看来今夜一定有庆祝活动。触景生情啊!想想那些年,我们师宣传队到县城慰问演出,在不见平的地方,搭建一个临时舞台,那个时候的条件多差!看看这环境,看看这条件,真让人羡慕死了。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一轮晓月静静地挂在天幕上,星光点点闪烁着淡淡的光。我笑着对同伴说:“明儿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我们漫步在滨河公园,以前的河滩地,如今成了米易人休闲赏景的好去处。安宁河两岸的华灯放亮了,沿河鳞次栉比的楼房上流光溢彩的霓虹灯闪耀着,此时的安宁河水已是五光十色波光粼粼,它如练一般把两岸夜景穿成串,仿佛无数颗璀璨的夜明珠落在攀西大地上。忽然,草丛中传出蟋蟀的一声声鸣唱,战友们禁不住停下了脚步,听着蟋蟀们那高高低低悦耳的鸣唱声,好似把我们都带回了童真年代,战友们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开心,一阵阵暖风轻轻地穿过我们身边,把那笑声送到了很远的地方......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安宁河大桥夜景

   夜深了,回到了宾馆,我们开始整理着床铺。我的手触摸到的是一床干酥酥的被盖,我忍不住闻闻这洁白的被褥,它发散出淡淡的阳光特有的香味,那香味让人迷恋、令人陶醉。我和同伴约定:明天早早起床,到滨河公园去,不辜负这美丽的景色。那晚,我们睡得很沉、很香......

   天还朦朦亮,窗外的小鸟把我们从梦中唤醒。早春的清晨,淡淡的雾气从我们眼前飘过,一阵清凉的风直入肺腑,令人神清气爽。我俩深深地呼吸这大自然给予的芬芳气息,好似蜜一样甘甜。安宁河水在我们身边静静地流淌着,她是这样的平和与安祥。这是一个奇花异草,鸟语花香的世界。平日里的喧闹,在这里只剩一片宁静。不时有晨练的人从我们身旁跑过,不时耳边飘来咿呀的练嗓声。我看见:移动电话机站高高耸立在滨河公园旁,它已成了米易县的标志性建筑,我感慨时代的变迁——落后的通信方式从此告别了我们这个时代;我看见:一群老者他们手持一把彩扇,在那里有模有样地比画着他们自己熟悉的动作。他们的认真,他们的执著,深深地打动了我俩,我们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米易移动电话大楼

  “啊呀!你们在这儿啊!”身后传来司机朋友焦急的声音。

  我俩指着满目的美景对他说:“我们舍不得这么好的景致,还有这么新鲜的空气。”他一下乐了,说道:“看把你们高兴的!还有好的呢!走,我带你们去!”司机朋友是一位古道热肠的人,他不仅熟悉这片土地的山山水水,而且对这片土地还怀着深深的爱。

   载着满车欢声、载着满车笑语,我们来到了米易县的开发新区。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湛蓝的天空如洗一般清澈,几丝薄如蝉翼的云随风飘荡,仿佛要把这南国春的信息带到遥远的北方。米易的新区,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一座崭新的现代化城市:学校、医院、体育馆、机关办公楼、新开发的居民小区,真是应有尽有,我们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了。司机对我们说道:“不远处就是米易的一个低水位的发电站,等它运转了,米易的夜景将更漂亮。” 此刻的他一脸的自豪,他指着不远的一个挂牌地说道:“你们看!米易还是中国的皮划艇的训练基地哦。”我们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公路旁的水泥杆上,醒目地挂着一块蓝底白字的铁牌:国家皮划艇训练基地。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米易国家激流回旋皮划艇训练基地

   我轻声地问身边的战友:“你们还认识米易吗?”战友们摇摇头。“是啊,我也不认识了!”我感慨地说道。米易,这个四川西南的边远小县,在改革开放的洪流中,在勤劳的米易人手中彻底改变了模样,米易人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播种着的希望,收获着幸福。今天的米易人用饱蘸深情的五彩画笔,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描绘出了一幅幅最新最美的时代画卷。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米易县第一初级中学校

   临别前,司机朋友告诉我们一个喜讯:“今年成昆铁路的复线要动工了。通车后,成都到攀枝花也就三个小时了,到那时你们能再来吗?”我们全都笑了,兴奋地对他说道:“会的。我们已经相约好了,复线通车之日,就是我们铁道兵战士重返米易之时。我们还会再来米易,我们还会来看那满山遍野盛开的攀枝花......”

  在离别三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铁道兵战士又回到了米易。在我们眼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新米易,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日新月异的新兴城市。曾经也是米易的建设者的铁道兵战士,我们站在这片为之奋斗过的热土上,我们为它的巨变感到欣慰、感到自豪,为它喝彩。铁道兵战士的汗没有白洒,铁道兵战士的血没有白流。因为,在它的身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当地朋友说过这样一席感人的话语:“没有你们的付出,哪有凉山、攀枝花铁路一线的繁荣,凉山、攀枝花的人们感谢你们!”

  米易——铁道兵战士心中的第二故乡,不论是你的旧貌,还是你的新颜,在战士的心中你永远是我们最难忘的记忆,最深切的牵挂......

 

                                          2009年3月19日早上于成都桂馨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河滨公园雕塑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安宁河畔雕塑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安宁河畔晨练的人们

难忘那座小县城(原铁五师宣传队 何小玲)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安宁河畔的街心花坛

 

压题照片:

何小玲、幺树娟重回阔别35年的部队军营旧址

                  

  评论这张
 
阅读(274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