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2009-04-12 21:46:36|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

  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古语有云:杯水之恩,涌泉相报。华夏子孙,孔孟之礼,根深蒂固。都说人生最大的债务是人情债。而对于我们这些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又曾经当过铁道兵的人来说,尤为甚之。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利用到西安参加庆祝铁道兵建军60周年。与来自全国各地,原铁道兵23团的部分官兵,齐集古城,成功举行了史无前例,盛大的联谊活动。抓住这个梦寐以求的难得机会,与会的我们,代表广东顺德战友会,探望了当年曾经热情接待过我们新兵训练的,长安县关家村里的乡亲们。昔日三个月的训练时间,虽然日子不算长,但想不到的是,在三十六年后的今天,当年结下的真情还是那般的热烈。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一年就这样子过去了。乡亲们还好吗?!老人家们还好吗?!我举头向北远望,正好一群北归的雁群掠过长空,鹤鸣声声,扣人心铉。翻动着翅膀,振翅北上,不慌不忙地变换着队形。正好与我恋北的思路绞缠在一起,眼前渐渐变得有点迷惘,待回过神来,却给一片片灰霾挡住了视线。为有翻出去年拍下的照片逐一欣赏,却引发我冲动思潮,并举笔重写了去年的日记。通过努力,还学会了配图,多少有点成就感了。哈!

   从大漠深处吹来的黄尘,经过万里沉浮,飘飘洒洒,一路向东南而来。在亿万年的漫长演变中,孕育了壮观的黄土高原和中华母亲河——黄河。而一路自西北而来的尘土,也按自然规律重坠轻飞。飘落在黄河流域地带,甚至更为广泛的中原大地,独留下塞外那座座缓缓南来的沙丘,那些司空远道来到秦岭北麓的尘土,似乎特别细滑。就在这块神奇的黄土地上,自古就蕴藏着无数的传奇和辉煌!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在这片古老神奇的土地上,曾有过多少的辉煌

  时下,我们一行,就是凭着当年依稀的印象,朝着秦岭脚下两条黄土高岭之间,位于长安县境内呈八字形开阔的平原地带而去,开始了寻梦之旅。寻找我们今次要到访目的地,昔日的长安县太乙宫公社关家村。深藏的往事,难忘的记忆。久远的沉寂,即将的释放。我们心情格外兴奋。

   汽车向着秦岭的方向而去,透过车窗,一些似乎在脑海中残存的影像,一闪而逝。是啊,时代的步伐又走过了翻天覆地的三十五年,祖国更取得了三十年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一路凯歌高奏,日新月异,令世界瞩目。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再现大唐的兴盛

   一路上,我们惊叹着西安的巨大变化:一边是政府花巨资重新修复了的古城墙,深壑的护城河和那高高的数座雄伟城楼,高低映衬却又处处隐藏玄机,让人如置身于古秦时代,气势一派恢弘。眼前的情景,足以令人浮想联翩。此时正车水马龙树影摇曳,仿佛之间,我们似乎是坐在战车之中,指挥着攻城的兵卒酣战当场呢;另一边是近年跋地而起的高楼商厦,纵横交错的立体交通和宽阔的马路,确实令我对今天的西安城产生小小的混淆,刹那难辩南北西东。如此这般古与今,错落和谐的完美组合,恰到好处地将现代西安的古城魅力,凸显到了极致。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在那个年代的大钟楼前留影

  汽车巧妙地绕开大钟楼一带,正在大规模施工的地铁工地路段,很快驶上东郊那条还是不宽不窄,却还平整的柏油公路,这里相对平静得多。放眼车窗外绿油油的田野,油菜花正开得灿烂,一片金黄。公路两旁依稀的树木正逐渐换上新绿,春意正浓。

  一架发出咿咿呀呀声响的骡马车,从身边向后逝去,虽然只有一转眼工夫,但我还是俯身顾盼。只见那赶车的老农架着二郎腿,交手之间插着一支赶马鞭,手中托着长长的旱烟斗,悠哉游哉地吆喝着温驯的小毛骡。白羊肚毛巾下,是一张古铜色的布满皱纹的脸庞,他!不禁使我联想起一幅著名的油画——父亲。黄土地上特别的脸谱和独有的旋律,迅速打开了我们记忆的闸门,埋藏在心底那份沉甸甸的感情有了丝丝的颤动。顺着思路,战友们开始有意识地留意和搜索沿途的景物。

   经过了东侧黄土坡下的杨虎诚将军纪念馆,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再往东走,就能去到当年拜会过的唐僧庙,并可直奔华山。而拐向南边,就是我们朝思暮想的关家村了。不远处那条熟识的小溪正哗啦啦地吟唱欢歌,小桥也拓宽阔了。公路两旁黄黄的菜花和正在抽芽的嫩柳,还有在高高枝头上,开出一簇一簇紫白色花朵的梧桐。静静地,好奇地审视着这群陌生却又热情高涨的老人们,仿佛记得当年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曾在此喧闹过。而眼前越来越近的黄土西坡下,鳞瓦绰约,白杨挺立。长长的黄土坡上,一片褚色。再放眼不远处横亘的秦岭山脉,山峦起伏。行进间的我们,就好像要拾级登上南天门而去。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黄土高坡我的梦境

  一路上的猜想,一路上的似是而非,总不见昔日那条长长的斜坡土路。那条让人记忆犹新的上坡斜道,它曾记载着战友们军训时许多的快乐和辛苦。因为,黄土坡上是大片的乔麦地,绿油油,软绵绵的,围追野兔常常令班长也加入我们的行列。理由是,这样可以练习追击敌人,增强腿力嘛。待眼睁睁地看着兔子跑没了,才重新展开鳄鱼式的匍匐前进------而那条斜道,不论当年还是现在,都是我们最为深刻的印记和地标了。

  凭着模模糊糊的记忆,车上各战友纷纷扬扬的吵作一团。期间,当日连里的红人通讯员罗应深战友,为证实当年的他往返此路最多,所以叫喊声也最响亮。最后,在大家都没有把握之下,还是以他的权威性力压众议,如此这般的就宣布到站,大家只好稀里胡涂地跟着下了车,眼睛却没少向黄土坡的崖上搜索。迷惘中,忽听到前边问道的战友在喊,快上车,还有一公里路程呢。噢怒!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我们真的找准了吗?

  须臾,我们终于在熟识的环顾中欢呼着下了车,并贪婪地呼吸着久违了的乡土气息,它是如此的新鲜,如此的陶醉。我则对着新旧参差的村落,心底由衷地呼唤:乡亲们,我们回来了,你们还好吗!这么多年了,没有音讯没有联络,能不能找到当年的房东?还是很大一个的疑问。

  眼前的就是当年的那个关家村,村貌没多大的改变。甚至有些当年我们住过的土坯房里,如今还住着乡亲。虽然改革开放多年,但一度受地域的限制,经济状况显然与沿海地区差异颇大。但这里却留住了可贵的纯朴,留住了真诚。三十五年前这里熟识的山坡,围墙,土房,大树都能辨认到,还有眼前这条长长的斜坡土道,仅凭这些景物,就足以将我们游离的思絮,带回那个青葱岁月的年代……

   1973年的元旦节左右,陕北正值天寒地冻,漫山遍野覆盖着一层簿雪,有水的地方都结着冰。记得半夜时分,铁道兵23团各新兵连几乎同时到达此地,正集合在操场上待命,当大家还沉浸在旅途的疲累和不停搓手跺脚地取暖之中,我们班就懵然地跟着一位农民房东,七拐八拐来地来到了他的家。房东的家呈曲尺形状,土墙土瓦,屋前有一空旷庭院,畦弄表明曾有栽种,四周没有围墙,可能那个年代不需要围墙吧。之后,全班十二人就住进面积最大的西屋,班长见我人短小精干,动静非常,所以有幸被安排在房里的土炕上,与同学的付班长并排,估计一半是为了照顾另一半则便于监管罢了。班长和几个战友,却睡在铺有一层厚厚麦桔的小厅地上,这样一住就是三个月。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身后那条长长的上坡斜道和脚下的民居

   在这段苦寒的日子里,房东的一家老少却挤在一处不大的土炕上,共盖着一张补了又补的特大被子。他们却无怨无悔,每天总是笑脸相迎,向我们问寒问暖。虽然我们占用了一间相对最大的房子,同时也给他们一家带来诸多的不便,但他们却从来没有半点怨言,处处体现出深厚的军民鱼水之情。据说,这里经常如此接待过多批次,各兵种部队的受训新兵,其实,乡亲们也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替我们想得格外周到。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当年同乡同班战友在新兵连的合影

   我们的房东大娘,似乎像掌握点医理的妇人,在她家西屋里,我发现并略看过有本发黄的线装医书。由于怕违反纪律,我只是偷偷看了一下,如今还记得两句:例如妊娠时吃兔肉婴儿可能出现兔唇,吃鲤鱼可能多长痣之类的禁忌等等。我还亲眼看见大娘给街坊们治病,手执一根粗粗的针,类似纳鞋帮的锥子模样,用块生姜在对方太阳穴上擦几下,然后对准红点下针,“嘀嘀嗒嗒”挑至出血,并用力挤压。我不知道她这样做是否属针灸一类,反正见了就怕怕,因此特别深刻。

  而对待我们,房东大娘给我们的照顾就大不一样,每逢战友病了吃的是卫生员的药,打病号饭得了。但她却坚持给战友做来鸡蛋面条,虽然她家最好的面条还是呈赤色的,而放在上面的鸡蛋,肯定又是自己舍不得吃的那个。面对着真挚的面容,伴着高八度的陕北话,你简直没法抗拒,因为,粗瓦碗中盛满了大娘的深情。在那个艰难的年代里,乡亲们对待子弟兵的亲情,不亚于战火纷飞的那个年代,还是那样的始终如一。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与原五连卫生员罗超洪战友

   我有幸住上这个好房东的家,虽然,身为遗孀的她,坚强地拉扯大了几个孩子,眼下最小的女儿也已十三岁了。纵观她那布满皱纹的脸颊和那双开裂的手,就能想象到她曾经经历了多少困苦和艰辛。直到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这位善良的母亲却满面泪水,不停地扯袖揩涕,有如送亲子上征途时,那种生离死别之感,令人揪心至今。在新训那短短的三个月里,我们与房东一家人,以及隔壁的乡亲们,建立了相当深厚的感情。如今我们要走了。从此,可能再也闻不到乡亲们那浓重的陕北话,他们再也听不到我那半生不熟的笛子独奏------就这样,当年的我们,还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眼前所有的一切,直到三十五年后的今天。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下车后,逢人就问

  为了寻回心头上一直惦挂着的那份挚情,为了还原和平复当年那场不寻常的邂逅。头发已花白的我们,不顾几千里之遥远,誓言不回此地非好汉!如今我和战友们正行走在昔日的村道上,四下顾盼逢人就问,好像一群战后幸存的老兵,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一样,一切的感觉都如此亲切又如此的陌生。人们打量着我们,而我们也带着期待的目光留意着身边走过的人,虽然明知渺茫,但心里总希望能找到各自的房东和那间住过的土房子。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热心的向导,耐心的寻觅

  此时,一位与我们年纪相仿的大妹子,热情地询问了我们的来意后,高兴地当即表示要做我们的向导。她还说当年家里也曾住过广东的兵哥哥,可惜在我们当中没有找到,显然是有点失望。不过,有她的带路,通讯员罗应深找到了破漏不堪的旧日连部,炊事员李耀洪也寻到了几乎没影的炊事班旧址,正对着昔日摇得手麻的那口深壑的水井,摇头慨叹着什么。其它战友也陆续来到原来的住地,但可惜不是人去楼空就是破败不端,房东见不到,有的外迁了。昔日的操场也盖了房,操场旁,在一间旧的土坯房里,如今还住着一对高龄夫妻,整体感觉上,景况有点清贫,老大爷年已八十九岁了,身子却硬朗得还可以下地干活。闻说我们的来意后,就显得非常健谈,说起当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因为那时操场上进行的活动,他老人家最清楚。临别,当我往他手里塞点钱时,却居然连声说他不缺钱花,我用力捂着他那双干枯的老手,心头涌起一阵酸楚。

   我和五连卫生员罗超洪战友,在新兵连里同属一个班,由于他还能说出房东大娘儿子的名字,就是那个当晚领回我们新兵班的房东赵家小兄弟。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房东的家。但眼前的一切,确实令人唏嘘:土坯房子和大娘都不见了踪影,兄弟俩在旧日的宅地和庭院地上,分别盖了单层的红砖房子。院内停放着待修的农用车,家具还是相当的简陋。昔日东墙边的那棵小树长高了,它那混身伤痕的树干正抽着芽,显得格外孤清凄凉。二哥脑筋原本就不太好使,生活肯定有点艰难,如今和儿子在外打工,留在家的是婆媳俩。其兄当年当兵在外,如今也步入晚年,现在家务农,但身体还算健硕。而大娘的两个女儿早也出嫁,想必亦难以相见。心情沉重的我,默默地站在昔日的老朋友脚下,抚摸着它身上累累的伤痕,它,又怎能理解当下我的心情与眼眸中的泪花?其实,此时的我,正是触景生情地,想起了房东大娘那双不停劳作而开裂的糙手……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终于找到老房东的家人,二儿媳

  望着眼前似是而非的景物,我在努力地回忆着三十五年前的一切,希望能够找出说服自己可以接受眼前现实的理由。毕竟,环境在改革中进步,我们总不能单纯地为了怀念过去,而忍心地看到善良的房东家,那一成不变的旧样子吧,这是多么自私的一厢意愿,也是不现实的。但眼下的一切,确实是令我们慨叹不已,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啊。想当年,他们的前辈对我们作出过无私的奉献,如今的我们,似乎也该做点什么了。突然,听得罗超洪战友一声惊呼,我赶紧回望,只见他往赵家二媳妇手里塞了几张大票,对方正向他下跪,吓得他手忙脚乱,大呼小叫,我们连忙扶起了她。哪个伤心呀,现在想起手还在发抖。好房东啊,这是我们今天应该做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心意,都能让我们减轻那份心底的内疚,就请允许我们义无反顾地,把那杆永不平衡的情感天平托平少许吧。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说起来,那时我们都是同一代人啊

  我们一行的回访,没想到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于是乎,整个村子差不多沸腾起来,原本这个季节留家的人并不多,但闻讯的乡亲都出来探问究竟,本以为远去的故事不可能再续,但今日归来的老战士,却再现了当年的军民之情。大家的重聚格外融洽,长句短语,诉说衷情。知情者滔滔不绝,年青的听得津津乐道,有乡亲还拿出当年与同屋战士的合照,眉飞色舞,尽诉难忘的当年情。战友们感动之余,内心对热情的关家村乡亲们,那份不灭的情种更为之敬佩。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老乡说,我回去拿照片给你们看吧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就要回程了。正在一一道别之际,突然,做向导的大妹子带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急急忙忙地来到我们的面前。哎呀,这不就是当年我们新兵班,房东大娘的闺女吗,见到她就好似见到当年的大娘。刚扯上几句就证实,这果真是大娘时年才十三岁的小女儿。她说今年已五十岁了,就嫁在不远的邻村,刚听说这边有人打听他二哥的名字,于是就赶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当日远走高飞的我们,在自家门前又重逢了。这时,她也认出了我,都说我就是那个每天早上管叠被子,和打扫卫生的兵哥哥。更出乎意料的是,和她握上手就不肯放开了,并且激动地向我们诉说,当年我们离开村子后,母亲哭了半天呐。老人家平时还不断叨念我们呢,很可惜,她还是等不到我们的回归,终于在前几年去世了。我顿时心头一颤,都怪我们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呀,岂知人生最大的憾事就是生离死别啊!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老房东的家人:左.当年的小女孩.左二:房东二儿媳.右一:房东大儿子和作者合影

   紧接着,拳拳盛情再度无法抗拒,热情的她干脆挽着我的手臂,拉着就走,一定要到她现在的家去做客。突如其来的这一招令我不知所措,又不好意思挣脱,只好应允。我俩并排而行,边走边叙,活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满载着战友的面包车就这样陪着缓缓前行,眼前的情景,连战友们也口瞪目呆,居然连偷拍的灵感也忘个精光。事后才发觉,没有人在这几分钟的路程内,举起过相机或手机之类,噢!一班可爱的,净会妒嫉的“饭桶”。事后,连我也感到惋惜,就算日后被当作笑柄也是相当珍贵的记录喔。到了她的家,我们看到她们算是步入了小康家庭的环境后,甚是安慰,热情的叙述,真诚的祝福,大有难舍难离的感觉。只因为时候确实不早了,于是匆匆合影后又再次分手,回去上车的路上,我一直不敢再回头望去……

   正是:此别何日再聚旧,谁知见后愁还愁。为何兵中偏有你,少年春梦圆深秋。我佛如来呀!试问小兵何德何能,得人想念?!但愿,此乃是我的罪过罢了,不关别人的事好吗。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三十五年前的挚情总算归到了根,但又生成了新的情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不了情”?!在这片神奇而古老的黄土地上,永恒重复着万物的春华秋实。人间里,却又蕴藏了几多真情,几多厚爱。纯朴的民风延续着深厚的军民情谊,如一坛酿了百年的醇香老窖,又如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这次回“家”的所有经历,让我和战友们再度把记忆的思维,定格在离别的那一刻……

一曲经久不衰的信天游(原铁五师23团4连文教 梁兆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完梦之旅在此暂别

   关家村,拜别了!关家村的乡亲们,您们要珍重!我相信,全国各地曾经接受过您们关照的新兵娃娃们,一定会将您们永远铭记于心的。更还有我们——当年的二十三团新兵,一群曾共赴天涯,如今有幸回归的铁道兵广东藉战士。

                                            2009年3月重写于顺德

压题照片:

打心底里呼唤:乡亲们,我们回来啦! 

 

 

  评论这张
 
阅读(131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