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魂牵梦萦云贵川(三、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2009-06-14 19:07:05|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 

     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三、泪别米易

   离开了我深情眷恋的宣威,部队乘闷罐车到昆明下车后,改乘汽车经禄丰、楚雄、南华、姚安、大姚、永仁乘船过金沙江入川,再经会理至甸沙关,进入214省道往南驶入米易县境。映入我们视线的米易与红土连绵的宣威大相径庭,群山环抱的坝子里,即将成熟的水稻、蔗田、香蕉、桉树、木棉鳞次栉比,远处的安宁河在骄阳下闪着银光,构成一幅美丽的亚热带田园风光。热风袭来,汗湿衣衫,民谚中:“四川太阳”的说法,在此得到了印证。

  沿214省道前行,在距县城约5公里一个叫典所的村子旁,就是我连的驻地。先头部队己经为我们搭建了五间大的干打垒茅草房和一间屋顶有瓦的厨房。五间营房四个排每个排住一间,剩下的一间分隔后由连部、司务长、炊事班、卫生员等使用。连队前一条流入安宁河的小河沟斜对面驻着22连。我们两个连共同担负典所隧道北口的掘进任务;南口的掘进任务由24、25连承担。

  典所隧道全长500多米,是成昆线上一座不长的隧道。但地质结构属土夹石,结构松散,掘进难度较大。对从未从事过隧道施工的我们来说,尤其如此。在为隧道开挖准备的发电机、空压机、排风机、搅拌机以及钢筋、水泥、石碴、片石、河沙基本就绪后,典所隧道前彩旗招展,“立下愚公移山志,誓叫成昆变通途”的标语格外醒目。开挖典所隧道的工程正式开始。工地上发电机、空压机、风枪的轰呜声,战士们忙碌的身影,隧道工地上呈现出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由于隧道施工隐蔽性大,未知因素多,我们有一个学习和逐渐适应的过程。万事开头难,第一个月隧道进尺还不到十米。干部、战士在实践中总结经验,边干边学,隧道进尺逐月增加。20米、40米、60米,后来到了80多米。我当时的工作就是为营区刷写大幅标语,连队用餐时,用半导体喇叭读当天报纸上的重要新闻和各班写来的稿件,对完成任务的班排送喜报、送贺信,组织文艺活动骨干编排文艺节目颂扬连队的好人好事,晚上查铺查哨,一天下来,也十分忙碌。但比起参加施工的战友来说还是轻松不少。他们不但要参加繁重的施工劳动,晚上还要站岗放哨。有些战士实在太累了,一躺下就睡着了。有时换哨时,叫几遍都起不来。米易的夏天,天气闷热,周围都是稻田,蚊子特别多。查铺时,有的战士脚伸在蚊帐外面,脚上爬满了蚊子,任凭蚊虫叮咬,仍酣睡不知。我不忍心叫醒他们,赶跑蚊虫,把战士的脚放进蚊帐里。现在想起来当时那样的生活环境,我们都不知是怎样过来的。1967年1月底,连队任命我到一排四班任班长。尽管此前我也常到隧道工地劳动,甚至还到掌子面打过风枪,也知道隧道施工钻孔—装药—爆破—通风—出碴的顺序循环。但真正带一个班真刀真枪地干,我还是第一次。我的心劲挺大,决心带出个四好班来。当班长的第三天,隧道出现了大塌方。连长王顺昌冲在最前面,指挥并和我们一起用圆木把隧道顶部塌方的部位顶护起来,我们马上投入了抢运塌方落下的石块和石碴的战斗。这时,我班战士秦青树在本来就很狭窄的工作面上占着一个工作位置却干的不起劲。我立即叫另外一个战士把秦青树换下来,秦青树很不高兴地把工具一摔,到一边休息去了。我想,现在不理你,等一会把塌方抢出来再找你理论不迟。等塌方基本清运完毕,顶护支撑也最后固定后,我找到秦青树,批评他工作不起劲,换他下来还发脾气。谁知,他说:“班长,你摸摸我的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看到大家都在紧张地抢塌方,我也不能歇着。你不了解情况就批评人。”我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挺烫手的,少说也有38度。我后悔自己不了解他有病的情况,一边向他道歉,一边安排战友带他去看病。在收工讲评时,我对今天发生的事进行了自我批评。此后,我班战友之间关系融洽,战友中思想有了波动,都能及时通过谈心得到解决,班里工作平稳有序地向前推进着。照此势头发展下去,年底创建四好班的设想应该能够实现。谁知当班长不到两个月,三月底的一天,我们在后半夜完成了隧道拱部混凝土灌筑后正在睡觉时,连里派人把我喊了起来,让我打好背包到团政治处报到。(我在1966年初已被确定为预提干部,政审、体检都已合格,领导也已找我谈过话,正在等待任职命令。因兵部是军以上单位,开展文化革命,任职命令就被拖了下来)。我和刚刚混熟了的四班战友一一告别,到丙谷团部所在地的团政治处宣传股报到。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未架桥梁时的米易丙谷大桥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李润生摄于米易丙谷

  宣传股长就是我原来四连的指导员李殿仑,邝先进早前已由五营书记任内调来宣传股任干事,蒋福馨也早于1965年9月在22连班长任内调政治处电影组和原四连的战友曾正荣同在电影组当放映员。我们在政治处大院里老领导、老战友重新聚首,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21团宣传股全体人员在热作所【凉山州亚热带作物研究所(丙谷)】

前排左起:邝先进、潘太奇、王恩魁、李润生;

后排左起:王润田、王彦凡、李殿仑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21团宣传股全体人员在热作所【凉山州亚热带作物研究所(丙谷)】

前排左起:王彦凡、王恩魁;

后排左起:李殿仑、王润田、潘太奇、李润生、邝先进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21团宣传股全体人员在米易安宁河边

前排左起:李润生、李殿仑、王润田

后排左起:潘太奇、邝先进、王恩魁、章玉泉    

  我在宣传股担负通讯报道工作。通讯报道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挑战,尽管在连队时写过表扬稿,写过典型材料(我写的13班的典型材料在师、团的表彰大会上发过言)。但通讯报道和这些文体的写法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我只能从头学起,摸索着前进。那时经常看到师宣传科的老干事马祖荫、杨兵虎的稿件见报,心里很羡慕他们,也盼着我的稿件能变成铅字,出现在报纸上。那时,全国的政治空气就是紧跟(紧跟毛主席,紧跟党中央),通讯报道多是对党中央、毛主席号召、指示的动态反映,时效性很强。那年月,通讯不像现在这样发达,一篇稿件通过传真、电脑就可以很快到达报社。当时,稿件要及时到报社就靠电话,而电话要通又很不容易。所以很辛苦地写了一篇稿件却因错过了发表的最佳时间而不能见报。这样,我把主要精力放在采写一些时效性不是很强,又有一定深度的新闻报道上。稿件完成后通过邮局发往北京的《铁道兵》报社和《铁道工地》报社。当看到自已的稿件见诸报端,那高兴劲就成了我搞好通讯报道工作的动力。

  后来,通讯报道组又来了王恩魁(贵州铜仁人),潘太奇(湖南沅陵人)两位同志。我们下连队、上工地,工作有了新的起色。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21团宣传股通讯组潘太奇、李润生、王恩魁合影

   1967年5月,我按期在团机关党支部履行了党员转正手续,9月又与李股长同路分赴山东聊城和陕西西安探亲。探亲期间,我第一次接触了个人问题,有了对象。月底归队后,部队一边要完成成昆线的修建任务,一边开始介入地方文化革命运动。师、团分别派出人员到当时的渡口市(现攀枝花市)和丙谷的川交九处支左。我们在繁忙的工作状态下,迎来了1968年。这时候,传来了老兵退伍的消息。当年的退伍政策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工龄加军龄满8年可享受三级工的工资待遇。和我一起参军的战友没有提干的基本都要退伍,当然我不在此列。此时,我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之中。是等待命令在部队继续干下去,还是提出申请退伍。说老实话,对部队我的确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也想继续干下去,但提干命令还不知什么时候下来,加上和我情同手足的战友蒋福馨、曾正荣、何文斌都要退伍,此时邝先进也调到师宣传科当干事。一个个相濡以沫的战友己经离开或将要离开给我的触动确实不小。由于探亲时谈了对象,另外我工龄加军龄已有十年。在部队提干后23级和三级工待遇差不多。心想退伍的申请还是要提,让走就走,不让走就留,听天由命啦。这时侯蒋福馨找到我,送给我一本普通的影集作为临别的留念。内题:《赠离别》词一首:离心忡忡/别意浓浓/无奈东风又催得柳绿花红/泪眼朦胧/情意深重/只恨岁月流走我挚友忠朋/忆往昔/天涯乐战/叱咤云风/矫姿英态/挺似劲松/曾记否/滇岭秦川/寒星伴同/轩昂气质/凛然从容/共一腔青春热血/洒向乌蒙/来时急急/去又匆匆/流光本无人能系/嗟冬梅何须怨春风/怕只怕/旅途邂逅/萍水相逢/柳随春归/霜雪报来寒冬/否/有豪情盛在/不必把撼事记颂/正红光漫处/铁手牵来金龙玉凤/此血凝长堤/气筑彩虹/将五载知音/传遍寰中。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蒋福馨临别赠送我的影集和扉页赠言

  我手捧这本普通的影集,看着扉页里的题词,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蒋福馨这个我在新训四连结识的战友,他的人品,他的才华,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们互相为各自的进步高兴,为各自的挫折鼓劲。但命运对他实在不公。在部队五年,五年五好战士。却因什么家庭历史问题而不能入党,更不要说提干了。他默默地承受着这种不被信任的痛苦,他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调整着自己,取舍果断,进退泰然。因为他知道,人类的许多劫难实际并非个人的劫难,而是社会的劫难。他送我一本看似普通的影集,我却视它无比金贵,一直珍藏至今。

  一天晚饭后,政委范伯诚、我们股长李殿仑,干部股长马建中在干部股办公室会商我的问题,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李股长出来了,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告诉我:经研究,同意我的退伍申请。随后几天,我告别了政治处的领导和同事,和其他退伍的战友一起来到了设在丙谷大桥旁的老兵训练队。命运既然定了,什么也不想了。但团参谋长姜则明的话又使我心里打起鼓来。他说:有的同志即便上了回家的车,也有可能被留下来。我就在这种去和留的矛盾中结束了在老兵训练队的退伍教育。马上就要离开部队了,这时,21连、22连的战友们步行几里路来欢送我们,干部战士满含热泪,互道珍重,一一作最后的握别。我们21连的战友尤其是我当过班长的四班在和我作别时一个个悲戚难抑,战友屠万华泣不成声地抱着我说:班长啊,我真舍不得你走啊!一句话说得我难以控制自己,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挂满了双腮。人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轮到自己,感受更加深刻。一直到今天,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中凡看到老兵退伍的场面我都会被战友离别的场面所感染,情不自禁、难以自抑。

  当满载退伍老兵的汽车就要离去时,看到的是一张张难以割舍的面孔,听到的是战友互道珍重的声音。当汽车到达师部驻地时,师机关的干部战士也来欢送我们,在欢送的队伍中邝先进看到了我,他跑上前来紧紧拉着我的手,在两个人对视的一刹那,泪水模糊了我们的眼睛,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保重、保重……”,在缓缓行进的车速中,我们的手松开了,他和战友们一直目送着我们远去的车队,直到被一处突兀的山脊遮住了视线。

  古诗有云: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别了,军营;别了,米易。

(文中黑白照片均摄于1967年)

魂牵梦萦云贵川(泪别米易)铁五师21团 李润生(西安)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安宁河畔米易新城

 

【说明:“热作所”——凉山州亚热带作物研究所不在凉山境内,而在攀枝花市米易县境内,它是凉山的一块“飞地”。汽车出了米易县城,向南行驶11公里,便到了安宁河畔的丙谷镇,凉山州热作所即位于此。走进热作所,犹如走进一座植物大观园。高大笔直的棕榈树,姹紫嫣红的三角梅,叶茂果实的芒果树,还有许许多多我们叫不出名字的珍稀植物、香料植物、糖料植物、药用植物、纤维植物、观赏花卉等。徜徉其间,绿树成荫、花果满园、异香扑鼻,让人流连忘返。】

压题照片:

在铁五师21团宣传股工作时的李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3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