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2009-09-23 11:33:36|  分类: 重回部队旧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1989年6月初我在武汉开会。正是“6.4”期间,满街都是游行的学生,长江大桥也被学生堵住了。会议领导要求我们都不能外出。但是我却很想去蜀河,因为这里离蜀河比较近了。听了情况,领导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同意我利用周末的两天去,但是要悄悄的,“打枪的不要”。

    周五的晚饭后,我悄悄地离开驻地到了武昌火车站,等了几个小时,终于上了11点的火车。坐的是硬座,又是晚上,很困,有点辛苦。第二天早上7点到了十堰市下车。

    因为蜀河是个小站,每天只有一趟慢车可以停。所以必须在十堰或者襄樊换乘慢车。去蜀河的慢车是中午的,还有几个小时需要度过。我先来到火车站宾馆,先要找个地方洗把脸。等到上班了,来了一个年纪较大的清洁工,我问他有没有地方可以洗漱,他听我是外地口音,就问我是哪来到哪去。当听说我是老铁道兵,去给在铁道兵牺牲的哥哥扫墓时,一下眼睛就亮了。原来他也是老铁,还是抗美援朝时期的老铁。这一下让我肃然起敬。真没有想到抗美援朝入伍的老兵居然会在一个小小的火车站宾馆当清洁工!当时激动得眼泪就要流下来了,心里的滋味不好受,遇上老铁很高兴呀,又觉得也许命运对他不公平?想一想我们没有经过战争的生死考验,没有经过施工的生死考验,没有他吃的苦多,可现在我们的工资比他高,生活比他好,真是有种罪恶感。他很热情地将我带到他洗拖把的地方让我洗漱,虽然条件简陋,但我已经很满意了。

    洗漱完毕,到外面买两个烤烧饼吃,一聊,嗨,烤烧饼的小伙子居然是老铁的后代。回到宾馆大厅在长沙发上躺躺休息了一会,本来还担心大堂的姑娘小伙干涉,结果他们态度很好,还聊了起来,嗨,他们也是老铁的后代。那个心里真叫一个激动呀:哪儿都有铁道兵,哪儿都有铁道兵的后代!铁道兵真像播种机,走到哪儿,革命的种子就播到哪儿!

    休息了一会,感觉精神好多了,想参观参观十堰市。当年修襄渝线的时候,十堰还是一个小地方,现在已经是中国著名的汽车城了。汽车城到底是什么样的?参观的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找一条穿过城市的最长的线路的公共汽车坐一回,便宜不说,公共汽车开得慢,尽可以慢慢观察城市。 到底是个小城市,公共汽车上的人不多,这儿的人说话慢悠悠的,口气很温和的,给人一种亲切感。不像长沙,坐在公共汽车上,周围的人都像吃了枪药。

   十堰真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城市,是一个由山包包组成的城市。这里是丘陵地区,一个一个圆圆的山包没有像其他城市一样被推平,而是保留了下来。圆圆的山包被密密的树林覆盖,在一处处山包之间就是一个一个的工厂。工业区和原生态的树林就这样和谐相处,真是美极了。原来想象汽车城是一个一大片一大片的工厂区,没有想到却是一个一个的绿色山头。高明,太高明了!不知道又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可爱的山头还在吗?有没有也被推平了?

    中午,上了慢车。车上人不多,大多是山里的农民。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家子,我们攀谈起来。真巧,他们一家就是蜀河的!年轻的哥嫂是到十堰卖鸡蛋的,顺便带弟弟妹妹们去十堰玩玩。他们卖鸡蛋有时候是去十堰,有时候是去安康。嗨,现在的农民有鸡蛋可以出去卖了,想当年,蜀河那个地方穷得很,粮食不够吃,喝稀饭。连潲水都没有,哪里养得起猪;养不起猪,哪里有肥料;没有肥料,庄稼怎么长得好。真真是恶性循环。现在好了,农闲时,像这对小夫妻似的,年轻人都坐火车去做些小买卖,把山里的土特产卖出去,换点活钱。年纪大的老人在家里养羊,带孩子,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问起来,他们出门都是坐火车,一个是便宜,从十堰到蜀河只要几块钱,比在城市公共汽车价钱差不多,可距离就远许多。二是快,几个小时就到家了。三是由于山势险峻,公路都是原来修铁路留下的简易公路,不安全,所以也没有长途汽车,只有坐火车。前几年修了国道了,不知道现在的山里人是喜欢坐火车呢还是喜欢坐汽车?

    打听烈士陵园的事,巧得很,他们家就住在附近,他们每天放羊都要路过的。太好了,再打听有没有看到过我大哥的名字。小伙子想了想,说:“看到过的。”再打听有没有人去扫过墓?这下小伙就答不上了。哎,没料到斜对面有一个年轻女性一直在很用心地听我们对话,这时候她插嘴说:“过去每年清明学生娃们都要去扫墓的,还要去植树。不过,火车站离城里还有几公里,要坐船过江,有些危险,今年就没有扫墓了。”原来这个女同志是城里的干部,怪不得那么清楚。聊着聊着,车厢里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参加进来聊的又多了一个,是在车上卖香烟杂货的一个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是铁路上的家属,在车上做点小买卖。她说修襄渝线的时候,她也参加过的,那时铁道兵真是很危险,铁道兵真是很勇敢呢。又问到附近有没住的地方,几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指导应该到哪里住好。最后还是小伙子的意见为准,因为他们家就住在附近,最有权威性。想不到一切都那么顺利,在火车上就打听到了那么有用的消息。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蜀河火车站   

   下午5点多,蜀河到了。一个小站,车站只有那么两栋平房。站房后面就是汉江,河谷很深。站房前面就是面对悬崖。站房的左面就是一座铁桥,过铁桥可以看见一个隧道。小伙子指着高高的悬崖说:那上面就是陵园,在山下看不见的。又指着山左面靠着铁桥方向的一条土路说:从那走上去不远就有一家小旅店。

    按着指点的方向走去,果然不远就有一家小旅店。这是一栋两层小楼,女主人很热情地接待。听说我是来给哥哥扫墓的,忙说:陵园不远,晚饭后我陪你上去,现在趁着天还没有黑,你先去公社买点香烛钱纸来。我中午饭都没有吃,这会儿挺饿了,打听有没有吃的。她说有呀有呀。指点我到厨房去,要一个做饭的老爷子给我拿个馒头,一个大馒头一毛钱,挺便宜的。住一晚上10元钱,也不贵。

    拿上馒头,边走边吃,急急忙忙上了路。这条土路的左面就是一天河,叫沙沟河。沙沟河从铁桥下面流过进入汉江。蜀河火车站的确切位置其实不在蜀河,而是在沙沟河与汉江交汇的地方。顺着土路往下走,到了一个小村庄。说是村庄其实好像并没有什么居民的住房,只有七八家新盖的小木板房,都是卖东西的,家家卖的东西差不多,都是香烛,钱纸,鞭炮什么的。有些奇怪,公社所在地怎么就是这样的?听说我要买香烛纸钱,家家都向我兜揽生意,好大压力。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火车站的东面就是沙沟大桥   

   往回走的路上,遇到那一家子年轻人,他们有说有笑高高兴兴地往公社走,见了面像老熟人一样打招呼。原来他们是去公社看电影的。再走不远,又看见那个做馒头的大爷,在路边种树呢,我们又聊了一小会儿。他们现在山林分到户了,老人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到山上种几棵树,一天种一颗,慢慢也种了不少了。看来这里的人口不多,彼此之间关系挺好处的。年轻人的消遣就是看电影,年纪大的人消遣就是种树。嗨,当种树也成了一种消遣的时候,不亦乐乎!

    回到小旅店,天还没有黑,女主人叫上两个住店的煤老板一块陪我上山,她说,虽然不远,但是我不熟悉,如果她不带我去,我在山上会迷路的。我们抄近道上山,山挺高的,原来山间有一条简易公路,可以通汽车,可以看出已经年久失修了,也许这就是大哥他们当年修的公路吧。走到公路正对着火车站的位置,有一处高高的台阶通往山上。沿着台阶上去,就是烈士陵园了。找到陵园了,好激动!一排一排的坟墓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好像他们这只队伍依然纪律严明,每一个墓的前后左右都种了柏树,想必是学生娃们种的吧。墓群中间,对着上山的台阶,迎面是一块大大的长方形的烈士纪念碑,风吹雨淋,岁月的痕迹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黑色,原来写的字有些也看不太清楚了。我仔细地看着碑文,眼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这段碑文写得好呀,让你看了不得不流泪。喔!看到了大哥的名字了:......以某某某为首的四十二名烈士......某某某,就是大哥的名字!泪水像下雨一样流下来。我们又去寻找大哥的墓。喔,又找到了,就在纪念碑右后方的第一个。女主人和那两个煤老板理解我的心情,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地帮我点香烧纸。也许是老天有灵吧,这一天都是晴天,等我们上了山,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先是刮起来小小的旋风,然后又飘起来小小的细雨。烧过的钱纸在风中打着旋旋,一时间凄风惨惨,不知道是不是大哥知道我来看他,特意给我打招呼了……大哥的墓前面的那个墓已经迁走了,据说是一个河南兵,他的后人已经长大,将他的先人迁回老家了。留下一个大坑和墓碑。我想大哥会不会也想回家呢,可是哪里是我们的家呢?我们一家铁道兵都在外面工作,已经四海为家了。也许大哥看见这个坑会想家伤心吧,我请两个煤老板帮我想办法在坑里种颗树,也算是以树代人吧。天黑了下来, 我们约好第二天早上再来。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纪念碑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大哥墓

   回到小旅馆,心情依然不能平静。女主人安排我们坐在阳台上,她拿来了当地的葡萄水果之类的招待我们。这时,雨停了,繁星满天。仰望繁星,哪一颗是我的大哥呢?我们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天上。女主人开始讲起了她的故事:修襄渝线的时候,她还年轻,是公社的民兵。那时候民兵晚上也要紧急集合,也要野营拉练,还要站岗放哨,盘查可疑的人。女民兵的任务主要是砸石渣,不算危险,但是铁道兵的工作就危险得很呀!铁道兵腰上拴着绳子从山上吊下来打炮眼,看着就吓人。尤其吓人的是放炮,每一次炮响都有伤亡,所以每一次听到炮响,所有的人都会屏住呼吸,非常紧张。我也给他们讲了大哥的故事,他们听了都很感动。中国的老百姓都是最善良、最淳朴的人。感谢他们的陪伴!

   第二天天刚亮,早早吃了早饭,他们又陪我上山了。这回,我用一张小纸片儿记下了碑文的内容 。煤老板帮我找来了两个当地的小伙子,在坑里种了一颗柏树。树刚种下,返程的火车就快到了,我匆匆忙忙从陡峭的山上冲下去,因为山下就是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心里就踏实了,这样保准不会误了火车了。随着开车的时间越来越近,站台上等车的人也越来越多,大约有二十来个人吧。这时候,又遇见昨天在火车上卖香烟的那个中年妇女了,她又要上车去卖货了。见到我,她很高兴,像见到老熟人一样给我打招呼,还指着山上向站台上等车的人们介绍说,我是来给当铁道兵牺牲的哥哥扫墓来的,你们看,那上面有一个烈士陵园。也许陵园在峭壁上面,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上面有一个烈士陵园,听了她的话,站台上人们纷纷好奇地围了过来,都仰着脖子往上看?喔?上面还有烈士陵园!这时,最可气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接过她的话说:喔——,那个陵园呀,我知道,是铁道兵的团长和政委火并打死的。为了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还煞有介事地说:团长和政委都被打死了,就埋在上面。这番耸人听闻的话,引得站台上的人都聚了过来,围了一圈。我气坏了,哪有这样造谣不花本钱的!我怒斥他,说道:我就是当年这个部队的,这些烈士都是当年为了修这条铁路牺牲的。哪里有什么火并的事?当年的团长,政委现在都活的好好的,现在在哪里哪里。我一番话,使开始有些相信那个骗子的话的人们开始对他的话质疑起来,一个个眼睛里流露出质疑和犹豫的目光,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那个卖香烟的铁路家属接过了我的话头,对那个男人说:“你怎么造谣呢?这些烈士都是为了修铁路牺牲的,那时候为了修这些铁路,铁道兵腰上拴着绳子从山顶上吊下来打炮眼,牺牲了好多人呢!像她哥哥,牺牲的时候都还没有结婚,你们想一想他的妈妈有多么伤心呢。你怎么那么没有良心,胡乱造谣呢!”这个中年妇女的一顿批驳,那个男人哑口无言,围着的人们对他流露出厌恶的眼神。那家伙悻悻地无趣的悄悄溜走了。围着的人也渐渐散去。不一会儿,火车到了,大家伙一个个赶紧上了车。

    第二次去襄渝线,一方面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许多帮助,感受到了他们的淳朴善良。另一方面,遇上了一个无端造谣的无耻小人,那家伙为什么要造谣呢?这些烈士为了国家利益,为了人民利益把自己年轻的生命都献出来了,为什么还要承受这样的污蔑!太令人气愤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应该多做宣传,要让大家记住千千万万的烈士们,要让他们死的值得,死的瞑目呀。

【未完待续】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襄渝线南河铁路大桥

不了襄渝情(二)第二次去襄渝线【 铁五师特务连 王民立(长沙)】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待到山花烂漫时

 

压题照片:我们曾经幸福的一家(王民立存照)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