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深情的歌声 永远的怀念【徐彻(原铁五师24团)】  

2010-03-11 14:09:24|  分类: 铁道兵不了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情的歌声 永远的怀念【徐彻(原铁五师24团)】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深情的歌声 永远的怀念

    徐  彻【原铁五师24团.成都】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亲密的战友张光烈离开我们已有一年了!

  365天,他那憨厚的相貌和我们在一起的画面,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1963年初的一天,在陕西杨陵镇水电校的一间教室里,铁五师新兵团正在为一位新兵举行婚礼。

  部队不招已婚青年当兵,战士服役期未满不经批准不得结婚,到现在也是铁的规定,给入伍还不到一个月的新兵蛋子举行婚礼,真的是“闻所未闻”了!

  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新郎是从陕西西安入伍的,年龄也过了招收的条件,入伍和结婚都是师党委特批的。

  1963年,铁五师在城市招了一批学生兵,说是学生兵,但基本上都是初中和高中生,大学生就他一个,五师党委能够特殊对待,可见是得“尊重人才”风气之先了!

  每个窗户外都让各连的新兵们里三层外三层的挤个满满当当,不知道里面说些什么,只见新郎从兜里掏出个像西餐“叉子”一样的东西在耳边听了一会,一曲四川民歌“黄洋扁担”便传入耳中,人们一下就安静下来;“黄洋扁担嘛闪悠悠哟哥-姐呀哈的呀!……”声音高亢明亮,川味十足,让我们这群刚离开家乡的四川兵都倍感亲切。(后来才知道那个东西叫“音叉”,震动时发出的是标准音高A)

  再一打听,原来新郎虽然是从陕西入伍,但老家却在四川,新娘就是从四川来部队结婚的;而且,这个兵是西安音乐学院毕业,已经分配到陕西省歌舞团工作了,但是想当兵是他从小的梦想,所以在他再三强烈的要求下,五师党委才特别批准了他的请求,难怪他的歌唱得那样好。

  新兵训练结束后,半个团留在陕西武功修建5702工厂(西安飞机公司前身),半个团开赴贵州剑河久仰修筑公路。

  1963年8月,21团受师部的指派,组织一支宣传队参加铁道兵第三届文艺汇演,我有幸被选中,当我到贵州剑河久仰团部报到时,看见了新兵团的那个新郎也在宣传队里,这时才知道他叫张光烈。

  63年在久仰山上排练,64年去长沙参加铁道兵汇演,65年至66年半年多的西南三省巡演以及文革后的支左任务,我和他从团宣传队到师宣传队次次都在一起, 5年的部队生活除了没有演出任务而各自回连队的短暂时光外,我们共同战斗了近4年。

  光烈兄生于1939年,是我们中当之无愧的老大哥;也是我们中学历最高的,但是却没有一丝架子。在连队时,苦活重活与别人一样干,下工后不顾疲劳还要教唱革命歌曲;在宣传队里,独唱,表演唱什么需要上什么,甚至还学会了唢呐参加器乐演奏;创作节目自然是少不了他的,在四川米易创作的云南花灯调表演唱《瞧火车》道出了云南人民对成昆线通车的喜悦;在渡口(现攀枝花市)支左时,他参与创作的《忆苦饭》唱哭和感动了不少战士和工人,也让当时渡口的战鼓文工团感到压力。

   光烈兄为人率真,待同志如兄弟,在我的记忆里,他和战友几乎没有发生过争执,也没有违反过部队纪律,立过三等功一次和嘉奖多次;由于他的优异表现,所以也在部队入了党。

  1968年复员回到陕西省歌舞团任唱队队长,但苦于夫妻两地分居(他妻子在四川简阳一中学教书),刚巧原21团宣传队指导刘和政也调入在四川简阳羊马的铁道兵桥梁厂工作,通过他的帮忙,在1970年放弃干部身份调到该厂做了一名开空气压缩机的工人,由于在厂里的文体活动中表现突出,几年后就调去子弟校做音乐和体育老师。

  1980年,通过多方努力,夫妻双双得以调回老家四川内江市,各在一所学校任教,光烈在内江三中仍然做音乐和体育教师。1986年,内江市举行电视歌曲大奖赛,光烈兄一首《三峡情》技惊四座,得了个三等奖,市教育局和市委宣传部的领导这时才知道,他是全市学校中唯一一位具有本科学历的音乐教师,继而以专业人才身份调入内江市艺校,本来是想让他当主管业务的校领导的,但是光烈兄对为官毫无兴趣,也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所以执意推脱了,结果就做了个教声乐和给舞蹈训练伴奏的教师。

  光烈兄是1962年毕业的老牌本科生,按资历和水平早就应该评为高级职称了,但是,很多次这样机会来了的时候,不是领导找他谈话,就是有老师找他哭诉这次对他有多么多么重要等等,而他都次次退让了,他早该评定的职称一直到他退休时才解决;当他去省高级职称评委会参加面试答辩时,坐在上面的评委们都称他为前辈,所以很顺利的通过了。说世道不公也好,叹运气不佳也罢,从此事可以看出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和光明磊落的为人。

  光烈兄的家庭生活也颇为不幸,因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感情交流上出现问题,虽然很多朋友和战友都做过不少工作,但没有多少改善;1988年她以一个误传的光烈兄的“过错”为由执意离婚,并几乎带走了家中的所有财产。面对家徒四壁,罗付淙战友专门从成都给他买了电视机送去,我们其他的战友也给了一些当时力所能及的帮助。好在他很快就从这个变故中走了出来,借钱买了部钢琴并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收学生教授声乐,不光生活有了极大的改观,他教的学生也在市上和省上的比赛中获得过好成绩,因此在内江地区也小有名气。

  光烈现在的妻子原是个矿区医院的护士,光烈兄不止一次的说,从他现在的妻子身上,他才感受到女人的体贴和温柔。可是,她却是个法能功痴迷者,光烈兄脑溢血术后本应加强营养,但是她却是顿顿粗茶淡饭,所以光烈兄体重在不到半年的时间从160多斤降到100斤,最后死于肺癌晚期和多器官衰竭。就此,战友们对她是颇有微辞的。但人死不能复生,70岁的人了,出现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也就原谅她了。(上个月他后来的妻子还给我打电话,问战友们几时去扫墓,她好安排时间陪我们。)

  想起我们1995—1997年的三次久仰之行,他对铁道兵生活的怀恋,对曾经战斗过地方的深情都加深了我们对光烈兄那抹不去的浓浓之情!一路上,不论到什么地方他都用他的歌声表达我们这群老铁道兵对祖国大地的眷念之情,也用歌声传递我们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各族兄弟姐妹的感激之意;他在我们三上久仰时根据《再见了,大别山》改词唱的《再见了,久仰山》,被我们这群认识他40多年的战友公认为他一生中唱得最好的歌了,当王敬业回来后把他唱的这首《再见了,久仰山》放给他听时,他流泪了,过后轻轻的说了一句:我被我自己感动了!(可惜我现在手中没有这盘光碟,不然就可以在这里放给大家听了)。

  再过几天,我们战友就要到内江去给光烈兄扫墓了,祈求他在天国里祝福我们!

  最后,用我在光烈兄遗体告别仪式上的发言片段和当时蒋福馨,何秉忠的挽诗做为本文的结尾,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我的:

  失光烈,如失手足痛肺彻,战友相处虽五载,兄弟情谊难割裂;

  悼光烈,学他处惊不变节,为人爽直不为己,难得一身淡名色;

  忆光烈,战友相聚忆老铁,深情歌声常入耳,音容相貌永不灭!

 

   蒋福馨的:《草就“悼光烈”一首以记哀思》

   人生千般苦,莫过述离别。昔日欢声在,今朝成永诀。

   阳春三月暖,心中犹被雪。歌声尚盈耳,吾心已泣血。

   甜城应知苦,沱江亦呜咽。情真心磊落,海天浮明月。

   高风一战友,贤兄名光烈。伏首寄追忆,他乡好安歇!

 

   何秉忠的:

   望君入西方,悠悠归路长。一去阴阳别,魂梦系沱江。

   音容越峡谷,坎坷隐凄凉。清波伴浊水,孤月浮流光。

   人生逐激浪,英灵随波茫。跨鹤极乐界,切勿念故乡!

  (注:内江又名甜城,沱江绕城而过)

 

                                    2010年3月9日于四川成都

深情的歌声 永远的怀念【徐彻(原铁五师24团)】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1967年在渡口市(现攀枝花市)支左时的战友合影:

  张光烈(下,四川内江),田景安(上,贵州遵义),陈壁(左,陕西渭南),徐彻(右,四川成都)

深情的歌声 永远的怀念【徐彻(原铁五师24团)】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道兵kg7659摄于三亚椰林滩(2010年1月)

压题照片:

张光烈(左)徐彻(右)在渡口市(现攀枝花市)支左时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16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