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铁道兵kg7659

 
 
 

日志

 
 

铁五师子弟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蒋莉英(广州)  

2011-12-09 18:30:10|  分类: 推荐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铁五师子弟重返宣威(一)
        蒋莉英【铁十师宣传队.广州】

      一、魂牵梦绕的地方
    云南宣威,对我们这个岁数的铁道兵第五师的子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老同学们联系只要提到宣威,都少不了说一句那是魂牵梦绕的地方。是什么令我们这些青梅竹马长大的孩子对宣威如此地牵挂,是什么令我们这些年过五旬的人对宣威怀有如此深情。
    
那是我们随同父辈艰苦奋斗的地方,那是我们亲眼目睹父辈为祖国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再立新功的地方。那是我们这群孩子成长中最有活力的地方,那是我们生命中不可遗忘的一段历程。东山子弟小学,是我们这群铁五师的孩子们最有感情,最多话题的地方,是我们所有情感的起源和连接点。子弟小学在宣威建校时间不算很长,但它却承载了我们太多的故事,太深的情谊,太多的欢乐,给予我们人生中太多的启蒙。
    终于我们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向往,终于我们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终于我们暂时放弃天伦之乐,终于我们朝着宣威出发了。

    二、集结昆明,向宣威出发
        1124,我们一群原东山子弟小学的同学,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涌向昆明,在那里集结。子弟小学前三任大队长中的两任大队长来了,子弟小学史无前例的三个跳级生中的两位同学来了,号称子弟小学三大恶女的同学一个没缺的来了,小妖怪来了,雷坨坨没来,但他弟弟来了,来了,我们都来了。
    昔日一群青笋豆芽般的孩子,如今两鬓斑白,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猜我是谁?还用猜!尽管皱纹无情的修饰了你的容颜,但你还是原来那个你,一笑一颦都是子弟小学时的那个模样。是啊,分别最长的都40多年了,但我们依然叫得出彼此的外号,依然清晰地记得曾经有过的那些糗事,我们依然记得子弟小学许多许多同学、老师和往事,我们仿佛跨越时空又回到了那个清纯童真的年代。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尽管照片拍的有些模糊,但你的糗事我依然记得非常清楚
         25日清晨,我们一行11人乘坐昆明至宣威的城际列车直奔宣威,开始了向往已久的寻旧之旅。这是我们随父辈离开贵昆线后,第一次踏上父辈和他们的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修筑的铁轨上,第一次穿行在父辈和他们的战士们吃大苦耐大劳开凿的隧道和架起的桥梁上,犹如儿时骑在父亲坚实宽广的肩头。
          列车在云贵高原风驰而过,远物近景都引不起我们的兴趣,唯有一座座桥梁,一个个山洞使我们亢奋不已。每穿越一座隧道,每跨过一座桥梁,就有同学戏谑地喊道:这是我爸爸修的!”“这是我爸爸修的!成为了我们整个团队的口头禅,好像有些调侃但内心深处却是充满了崇敬和自豪。
    列车过了沾益,过了曲靖,越临近宣威心情越发激动,不知是谁轻声哼起了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地那个队伍浩浩荡荡......”这一哼一发不可收拾,群情激昂大家和声高唱。整个车厢,整个列车都被我们的歌声惊动了,从列车长到乘客都知道有一群铁道兵的娃娃们回宣威寻旧来了。唱完了我们铁道兵的军歌,又打趣地唱起了云南花灯调:小乖乖来小乖乖来小乖乖,你们说来我们猜,什么团团上天,什么团在海中间......”我们的歌声引来了乘客们会心的一笑,许多老年乘客主动过来和我们搭讪聊天,他们都清晰的记得咱们铁道兵修铁路的事。我们邻座的一位大嫂说,听见我们唱的歌她很激动,她小时候都熟悉,说着说着为我们唱了起来。下车后还硬是主动要为我们带路。一对耄耋夫妇从曲靖上车后一直关注着我们,快到宣威站时终于忍不住与我们搭话。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竟是我们同行同学家的老房东,一问一答事事对头,彼此真是见到你们总觉得格外亲”。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福庆在列车上巧遇她家老房东
    进入宣威,过了电厂,大家伙的眼睛都不够用了,全都在寻找我们子弟小学的原址,有说是这儿的,有说是那儿的。总之,电厂我们太熟悉了,每周我们子弟小学的生活老师就带着学生们到电厂去洗澡、换衣服。反正过了电厂就快到我们的子弟小学了。大家还清楚地记得,我们子弟小学的寝室就在离铁路不远的地方,因为那时我们只要在夜间听见火车响,就会悄悄爬起来把脑袋挤到窗户上,数着一节节车厢的援越物质从我们眼前呼啸而过,大家就开始猜测遮盖在大油布下面的是坦克还是大炮。
    到了,终于到宣威了。站在宣威火车站的广场上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宣威火车站比想象中的漂亮多了,心里是多大的安慰啊,好马一定要配好鞍,每一个站点的修建都应当对得起20万筑路大军艰苦地付出,都要对得起为这条铁路献身的铁道兵将士。爱屋及乌使得我们近乎于吹毛求疵。
    眺望宣威城,一幢幢高楼大厦,一座座华丽的宾馆,宽阔的大道,便利的交通和来往穿梭的出租车,竟使我怀疑这是那个满街石板路,满城木板房、屋梁上吊着火腿、香肠,地灶灰里烤着洋芋、苞谷的宣威吗?是那个满街背着背篓,穿着对襟大褂,张口便是咯是啦?是呐、是呐那个纯朴的不能再纯朴,充满着善良又有些乡野匪气的宣威吗?是那个鸡蛋串着卖,草帽当锅盖,1元钱可以买一背篓蟠桃,5毛钱可以买一大堆宝珠梨,1分钱可以买一块葛根、两块酸萝卜片,2分钱可以买一杯松子,1.5分钱可以买一大捧山茶花的宣威吗?
    我有些茫然,我耽心自己会找不到从前生活过的蛛丝马迹,耽心自己要寻找的那个宣威城只能永远在梦里。那样我会有遗憾的,我会遗憾来得太迟了。好在当我回首车站后的群山时,立刻想起了小时候在师部大院的家里就能看到的山峦,以及山腰寺庙那个被阳光照射的闪闪发光的神秘亮点,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我有些感动了。终于踏在了宣威的土地上,大家欢呼着、雀跃着,忍不住放声喊着:宣威,我们回来了,就像久别的游子回到了眷念的故乡。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这是我们到达宣威后的第一张合影。前排左起:王秋珍、王廖莎(现名:王惠) 、蔡福庆、史红翠、蒋莉英、齐燕华、王丽莎(现名:王小丽)。后排左起:徐建光、雷永肃、陈广建(现名:陈浩)、张遥平。
         三、巧住原师部大院
    由于事先做了功课,下车后我们直奔市委招待所。令我们惊喜的是市委招待所竟在我们原师部大院内,在原师首长家属住宅区原址,我们高兴坏了。回家了,太亲切了。尽管物是人非,尽管以前的房子都改建了,但它的痕迹还在,方位还在,罗师长家的老猫喵喵的声音似乎就在耳际,张政委家五岁的外孙狗狗戴着高度眼镜坐在门槛上看书的身影还在,每天大家聚在一起接水的那个水管哗哗的流水声还在,我们家小院里养的一群小鸡的咯咯声还在。李家、刘家、顾家、尤家、温家等等,一家家孩子的面孔在眼前闪过,往事历历在目。周末我们一群孩子从子弟小学回来,师部大院的球场上就充满了童声稚语,给严肃的师部大院带来了轻松欢乐的气息。晚上球场放电影,我们早早的去位子。周日的下午,我们又相约步行回到子弟小学,大院顿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这段日子是我们成长中最安稳、最快乐,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段时光,许多的懂事从这里开始,许多的眼界从这里打开,许多的梦想从这里出发。这里是我们从小成长的一个重要地方,这里承载着我们太多生命启蒙的足迹。
    放下行李,我们迫不及待的在原师部大院走了一圈,原来觉得好大的院子,现在看来如此之小。原来绿树葱葱,花草丛生,整洁肃穆的师部大院,现在因为不见了军装、军号、军威而显得缺少了阳刚之气。原师部大院的后门,现在已经是市委市府的正门,而原来师部大院的正门,现成了市委市府的后门,整个做了一个颠倒。原来司令部大楼尚在,但司令部与后勤部大楼之间的花园只剩下了右边的一半,且不见原来松柏、桂花树和道路两旁兰花的踪影,也没有原来那
样曲径通幽的感觉了。爸爸原来工作的政治部小庭院,也扩建成了一个大杂院。意外的是,原来师部大礼堂还在,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只是觉得怎么这么小了。我小时候在这个大礼堂里还有两次壮举,一次是华罗庚先生来宣威视察梅花山隧道,在师部大礼堂做报告,我和另一位同学代表青少年上台给华罗庚先生献花。还有一次是北影演员们来部队慰问演出,我们子弟小学学生上台献花,那时我是谢芳的粉丝,特别希望能把手中的花献给她,可是当依次排队上台时,我的面前却是饰演黄世仁的陈强,我沮丧极了。
    我们家原来住的小院有个后门,出去有两间平房最早是两匹战马的马厩,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匹战功赫赫的军马在那里,马背上烫有符号,常有人用刷子给马洗澡、换马蹄掌。不久战马不知何处去了,闲置的房子一间成了我们放烧炉子用的焦炭的地方。另一间房子打扫干净后,成了我们大院孩子们假期学习小组的活动室。房子斜对面有一座方形水塔,我们家的小猫不知怎么爬到上面下不来了,见到我们急的喵喵叫,可谁也不敢上去,就我耍胆大爬上水塔把它抱下来。再往前就是军人服务社,楼上是师机关俱乐部和广播室。挨着是大礼堂,礼堂外就是蓝球场和放露天电影的地方了。我们这次住的市委招待所就在这一片。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原师部的后门,现在是市委、市府的正门。门内左侧就是我们原来的家。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原师部的正门,现已是市委市府后门 。后面大楼是原来司令部办公楼(本文作者:蒋莉英)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原师部大院内。道路的位置应该是原来的球场,左边是大礼堂、俱乐部和军人服务社旧址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没有记错的话,这就是四十多年前的师部大礼堂。现在是市委、市府的职工之家。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原师部大院家属住宅区旧址

       四、寻找原东山子弟小学
    中午找了一家还不错的餐厅,大家坐下来七嘴八舌地点着早已馋涎三尺的美食火腿炒芦笋酸菜炒饵块黄豆腐炸洋芋”、汽锅鸡等等,两瓶当地酿的酒。十余个人点了十余个菜,味道相当地道,价格便宜的让人难以自信。饭饱酒足,大家急着去我们这次寻旧的重点地方之一,东山子弟小学。
    小时候上学都是从师部大院走到子弟小学,大约两公里多的路程。现在的宣威变化太大,大家又急于尽快找到学校, 便坐3路公共汽车返回火车站。子弟小学在火车站的哪个方向呢,大家踌躇不定。小广却自信满满,坚信就在火车站右边,顺着他确定的方向,大家在靠近铁路一条旧路上行走了大约一千多米后,询问了一位迎面而来的老大爷,问他可知道40多年前这里有一所部队子弟学校?老人平静地说,就在前面车站派出所那里。我们高兴坏了,一是感谢这位长者时隔这么些年,他还记得这里曾经有个部队子弟学校;二是我们就要见到母校了,大家加快了步伐。不远处一块挂着昆明铁路公安局昆明公安处宣威车站派出所的牌子霍然出现在眼前,大家东张张西望望既欣喜又忐忑。喜的是这里的确就是记忆中学校的旧址。忐忑的是今非昔比,面貌全非,似乎找不到昔日的踪影和感觉了。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办公楼是原来子弟小学大门的旧址 。我们站得位置原来是道路,路对面左边是我们的宿舍区,右边是饭堂。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这是我们子弟小学原来的厕所。就是这个厕所,让我们又有惊喜的发现......
    正当大家有些遗憾的时候,细心的小广发现车站派出所的厕所是我们子弟小学原来的厕所。小广说对这个厕所的印象太深了,当时男女生厕所之间有一个不高的隔墙,那时他们一帮淘气的小男生经常在厕所比赛,看谁撒尿撒得高,能撒到女生厕所那边去。他这么一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捣蛋的孩子总是聪明的,小广又说既然厕所还保留着,说不定学校教室还在呢。走!咱们到楼后院去看看。简直就像变戏法一样,在我们眼前除了学校大门的位置被车站派出所盖成办公楼外,我们学校其它的校舍果然依旧完好的保留着。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家欣喜若狂,纷纷指认自己班级的教室,少先大队活动的操场,课间休息女生跳皮筋、跳绳,男生滚铁环、打弹球,拍翻包的地方。大家纷纷拍照留影,记录下这珍贵的镜头。嬉笑中大家忆起小时候在学校发生的许多故事和相互揭发种种糗事,开心极了。这时,一个穿警服的人走过来特严肃的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怎么跑进派出所里拍照来了。我们特自豪地告诉他,这里曾经是我们铁道兵五师的子弟学校,我们小时候在这里上学,今天是来寻旧的。那警察立马转变了态度,我们正愁着没带三脚架,没人帮我们拍集体合影呢,他来的正是时候。警察手里一下子挎了七八个相机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我们校园的一角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第一间课室是我们三年级的教室,班主任何世昭老师。升四年级后仍然在这个教室里,班主任张磊老师。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在我们四十多年前的校园内,追忆我们童年纯真、快乐、难忘的半军事化学习生活和结成的深厚友情。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我们仨是同班同学,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他们俩都是学校优秀的跳级生,我们的友情保持了终身。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他们是同班同学,是比我高一年级的学姐学长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她俩是我妹妹的同班同学,我的学妹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他们俩分别是子弟小学第二任和第三任少先队大队长
    走出校园,我们又去寻找子弟小学寝室区,那时五师子弟大部分都在子弟小学上学,由于部队施工战线拉的较长,各团营区都远离师部,子女只有全部住校,依托学校管理。大家只有在期中期末放假时,才能回家与父母团聚。别说团里的孩子们,就连我们这些离家近的孩子也是每周才能回家一次,小小的年龄全部过着半军事化的集体生活。我总在想,是什么让我们对子弟小学如此的眷念,是什么让我们对宣威怀有如此的深情。我想,可能眷念和深情的并不是这些地方,子弟小学也好,宣威也好它仅仅是一种精神寄托的载体,实质上我们眷念和深情的还是人,是人在特定环境里所留下的特殊记忆,这种记忆往往在两种情况下最为深刻:一是像白纸一样清纯童真的少年时代,那是人生的第一抹色彩,也是打底色吧。二是在极端艰难困苦的环境下,特别是有同甘共苦,出生入死的生活经历。这两种情况,对我们这些从小跟随父辈转战南北,钻山沟住村寨的铁道兵子女来说,子弟小学、宣威以及其它留下足迹的地方都会有着深刻的记忆。从某种角度说,子弟小学是我们这群孩子的失乐园,是我们精神的家。我们爱这个家,也就对这个家所在过的地方有着特殊的感情。
    子弟小学的两栋寝室楼已经荡然无存了,取代的是成片更高的住宅楼,但我们依稀可以从这个旧址中辨认出我们住过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承载着太多我们这群孩子在课外的大智慧、大发明,太多的恶作剧。秋珍现场讲了一个故事:她们班的薛x林睡觉时讲话,被生活老师提溜儿到一楼罚站,她们寝室的女生觉得她怪可怜的,就二楼寝室的地板的缝隙往下喊话:x林,你看见我们了吗?薛在楼下回答:看不见。楼上就用发卡把地板的缝隙杵大一些,又问:看见了吗?”“还是看不见。她们就朝缝隙里吐口水,直到楼下喊看见了。就这么楼上楼下的折腾,大家一直陪着她到解除处罚。
    我们班女生没那么淘气,相对比较乖。也不会像高年级女生那样,晚上熄灯后,身上披着狗皮褥子爬到我们寝室,装狗熊吓得我们吱哇乱叫。我们班女生玩的比较艺术,把玻璃磨成一块块小方块,用墨汁画上图画做成幻灯片,悄悄带回寝室。晚上熄灯后,一人在门口放哨,我用手电筒照着幻灯片把光打到墙上,其他人全趴在被窝里看电影。幻灯片的第一张一定永远是八一军徽闪着光芒,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头,嘴里哼着:“5 32 11 17 67 |55 ......”根据人物需要进行各种模仿配音,有模有样,很好玩。
现在想想,不就是现代所谓卡通片的鼻祖嘛。男生楼的故事和恶作剧就更不用说了。小广说,他那时特别喜欢寝室里的那种夹杂着尿桶里的尿骚味,被褥和衣服上的樟脑味,寝室里消毒的来苏水味和大家脸上香皂、雪花膏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每次从家里回到学校寝室闻到这个味儿就觉得特别亲切、舒服。
    找了寝室楼,又找我们的饭堂,那笑话也不少。张遥平说,有一次他从饭堂偷偷带出一个馒头藏在外面的水泥管里,几天后想起来再去找时已经不见了,看来早被人盯上梢了。他说,通过这个事得出一个教训,光躲这老师还不行,还要注意黄雀在后,这就是小妖怪的机灵。秋珍的记性最好,记得最多故事。她说,那时小齐穿了一件灯芯绒的衣服特好看,她可羡慕了,回家向她妈妈要。故事还没讲完,小齐接过话头说:唉,别提那件衣服了,有天学校吃包子,我觉得可好吃了就在口袋里装了一个,被廖莎看见她向老师举报我,我捂着口袋就往外跑,廖莎不依不饶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口袋,把我这件衣服口袋撕破了。这时,廖莎也抢过话说:这以后她天天追着我,让我赔她衣服。都过去几十年的事儿了,她们三个人还是愤愤不平的述说着,把我们大家笑翻了。类似的故事说不完。
    
还没有告别东山子弟小学,大家又念叨着去看看那个大东河上吊着一柄宝剑的石拱桥。那座桥是我们去子弟小学的必经之路,每次走到这座桥就知道离学校不远了,顺便在桥上玩一会儿看看那柄宝剑还在不在。我总是很好奇,为什么会有一柄剑吊在拱桥洞中,是怎么吊上去的,是谁什么时候吊上去的,为什么要吊这柄剑,它有什么故事?总是一连串的疑问。那时我甚至害怕一个人走近这座桥,觉得它挺神秘的。
    果然,这座苍老的石拱桥还在,那柄剑还在。只是听不见哗哗的流水声,看不见那清澈见底的河水以及河里飘动的水草了。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这座石拱桥是我们去子弟小学的必经之路,每次走到这里都要弯腰看看那柄宝剑。这座桥有些历史了,但它依旧美丽。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 蒋莉英【铁五师子弟.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看见吊挂在桥洞上的那柄剑了吗?它有许多个传说,每一个传说都很美。

压题照片:如今的宣威城与往昔大相径庭,无论怎样改变它都在我梦里

重返宣威(一)铁十师宣传队蒋莉英【铁五师子女.广州】 - 铁道兵kg7659 - 铁道兵kg7659

作者:蒋莉英,铁十师宣传队战友;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高级法官;
原铁五师副政委、铁六师政委蒋占鹏同志的女儿】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8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